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公告】祝贺中国秦腔网12周岁生日,本站新增“一键分享”功能(见上),文章、帖子、日志、相册只需一键就可以转发到个人空间,欢迎使用。
查看: 9113|回复: 1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淮剧《盼归》MP3——陈芳演唱 3’17〃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17:31 | 只看该作者

淮剧《盼归》MP3——陈芳演唱 3’17〃

回复 tingy 的帖子
9 b' `% v& m  v1 `
4 X% _1 W; D5 |4 S1 D8 A4 I
. M+ m! z" G$ B7 W淮剧:《诺言·十年盼归》: D, r  s% ~9 G8 c$ N+ Q7 v* W4 ~
“喜讯传不由人心潮荡漾”选段, W$ K& e% ]/ D- J+ L3 ?( y* F' h
作词:徐新华) @* _, B* a4 e. f; W
作曲:赵震方. ?' {) a( U7 T" h( r+ U
演唱:陈芳0 Y  O3 m, j0 T9 W4 V  j. G
唱词:" ?# l7 E/ L, N" a9 X
喜讯传不由人心潮荡漾
. w1 q5 {- t6 G/ ?% ]4 l4 A6 K: ?! c- ^永安哥今日里转业回家- L; m6 L8 l+ P: X" J$ w% {+ G
娘亲她十年盼儿天天望
2 m* ^8 d$ a* }  i4 ]0 w5 G0 C凤英我十年盼哥情意长
7 |% t' _3 h6 ]/ [娘亲她嘴说不想心里想
# Q7 d5 C, A8 O凤英我照片时刻带身旁& x$ k' M* L' k$ W) t1 v$ g
昨夜晚鸡叫三遍难合眼4 A, P3 v+ @) U
今早上天未放亮就起床" ~) M3 k4 f) W! [: `4 o
门前望了十八趟8 S7 S0 |* _0 h- D; K% @+ x/ J% g6 K- Z
菜里放盐却放糖
* ^6 h+ O3 ~# ^风声疑是脚步响
! e. r+ O) g# J4 N" b雀鸣也当哥喊娘
+ e! q6 F: D& o$ Z/ k  F树摇以为人影晃
* z4 g) A* {, w( Q, s- [枝动当哥到身旁# t9 ]" Z% Z  e
哎呀呀- K: }  _2 j& {
手脚不知何处放2 t) U( ?6 u1 U4 ?
心儿嘣嘣要出胸膛
. X  k6 m2 u7 F( J7 q2 i泰山啊3 w5 w* `1 x* ~9 g1 k
你莫把凤英的目光挡
) A; S8 S" i* L3 V- B& E: Q告诉我永安哥; N3 ^$ q3 X" ^) B9 p7 ^/ I7 |
此时此刻已到何方# _* \. \! a; L8 q' [
已到何方
% \+ R% o1 \, [5 o/ G【画外音:】
5 e& P2 R9 e$ G5 {亲人盼他归; H. Y+ Z; I% r( A9 w) v7 c: {
望穿双眼
) P, p5 R' y0 I3 _永安心沉重
( _0 ?( e$ Q/ M+ j进退两难
. |( P& F6 N& c2 {
  c$ n2 F3 I6 b9 r1 _' 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推荐
发表于 6 天前
待审核
(待审核) 支持 反对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27:50 | 只看该作者

[图片]淮剧《诺言》陈芳饰杨凤英剧照

回复 tingy 的帖子. |+ s$ l& V7 ]- H1 I; g: ^
! a; c/ J) S! g( t8 u
[图片]淮剧《诺言》陈芳饰杨凤英剧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33:40 | 只看该作者

讲述凄美爱情故事 淮剧《诺言》亮相

回复 tingy 的帖子6 R( e. l. I* w4 [7 t! a& P& V- O

3 _; h: W( g$ ?% _  l% d讲述凄美爱情故事 淮剧《诺言》亮相% [9 v' b0 {! @  b0 t) d9 c
* y: y* K  X9 a( F
   由泰州市淮剧团创作排演的大型淮剧《诺言》昨晚在艺海剧院亮相,这出以获得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江苏省道德模范刘绍安为原型创作的大戏讲述了一场“百年不遇”的重诺守信的凄美爱情故事。! q9 J) j* V# R8 V+ D" T" W
   
, n6 R$ `: ~  q3 A- G    淮剧《诺言》从刘永安与战友在上甘岭战场上的一个生死诺言展开剧情,通过两位令刘永安两难抉择的母亲、两位与刘永安休戚相关的待嫁女子的诸多冲突,演绎了一段感人的故事。上海观众熟悉的淮剧名家陈德林、黄素萍在剧中分别扮演老年刘永安和老年杨凤英,泰州市淮剧团团长韦锡峰扮演青年刘永安。(新民晚报 2010-01-25  王剑虹)
$ p3 B- A  j8 Z5 A# p9 y2 {5 n! i# u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37:45 | 只看该作者
    人间最贵是真情-有感于淮剧《诺言》1  - @9 F6 e* L2 u  D% y$ h/ h# {

; }0 ^- N* K% ^* ^' N   战争,给人们留下了永久的创伤,可战场上结成的血肉深情却终生不渝。
$ ?$ d- t0 @) u, a7 ^# j$ `& J, B% h( T$ j
    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两位从尸骨下爬出来的战友,面对敌人的一次次进攻,他们都是英勇无畏的好男儿,都抱定了决一死战的信念。可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汉子,唯一挂念的是家中的亲娘。张立久,这位苏北海陵的小伙,与刘永安这位山东的大哥战壕里约定:“倘若是热血洒疆场,请代我奉养我的娘”。他俩打退了敌人的再次进攻,坚守到援兵的到来,可就在那一刻立久却倒在了血泊里,临终握着永安大哥的手郑重的叮咛:把他的寄在永安大哥处的遗物转交给他的娘,刘永安这位铁塔似的山东汉子不禁泪流满眶唤着战友:“兄弟!兄弟!我……的好兄弟呀!”可他的立久兄弟永远蔽上了双眼:
7 T: D& Y0 \& R: Q+ a9 H; E铁骨铮铮男子汉/ O" G' {! @3 B/ [( M; D) t
报国壮志重如山
' r! l# ?' h+ Q$ ^) g/ M血火之中盟誓愿
) }3 B* x; E+ N; U聊奉为儿一寸丹9 j) i1 l! Q* c3 D& C4 f
6 _7 c  S4 U7 u2 s, [# S! G4 }
    战争结束了永安即将转业回到阔别十多年的故土山东,来向娘亲辞行,心情沉重的永安发门前徘徊,他该如何对娘亲开口,他要再次离家,去海陵奉养立久的亲娘?
; h4 h( `/ p; A0 {* i0 o* i
" f& [9 |, m) ^: H- z* {$ R1 C    家里一派欢欣,未婚妻凤英闻听永安回,激动的一宿难合眼,天未放亮到村口;娘闻儿子归,欣喜的一天问上几十回。舞美灯光的设计极美,追光灯,映出凤英的剪影那么美,思念的感情表演的是那么真。双目失明的娘亲几十遍唤着凤英问着儿子何时到来。似自言自语,又似不放心的追问:“那他再也不离开娘了?”凤英蹲在婆母膝前,喜不自胜地回答:“再-也-不-离-开-娘-了!”; C% e/ r' ?3 ^% G% H0 E5 x8 S
: _6 A! k- I3 @, \: F9 |0 A
    这婆媳俩一个孤儿一个瞎老太太,刘、杨二亲家,皆因永安投身革命,被被还乡团杀害,只留下这孤寡老小,相守相依。她们等着盼着,今天终于盼回了十几年未见的永安,娘看着儿子荣归故里,打心里高兴。从此一家相聚相守,就等着他们早早成亲抱孙子了。永安他却不能不对娘说,他要为烈士立久的妈养老送终。永安娘,懂得儿子的心,可叫娘如何受的住刚刚到家就又要走?
/ H. V0 Q  h) f$ j, v
  ~4 T) A( q4 ~4 ^& }    暗暗旁观的凤英,听永安道出实情,心中敬佩又赞赏,放下儿女私情也要帮永安哥完成心愿,完成的烈士的重托。以唱曲来表现心下的这番思量,当唱到劝劝娘,回头转为一幅娇憨之态,凤目含笑,柔情的替娘抹去脸上的泪痕,让永安哥哥安心去海陵,家中一切来承担,那段唱词:“凤英就是你的眼,凤英就是你的膀,是你睛天雨地的一把伞,是你贴心的棉袄温馨的床,饥寒饱暖喜怒哀乐,我时时刻刻挂心上……”虽是她劝娘的一番说词,却也是母女深厚情谊的实言。上前去摇着娘的肩膀,那温柔娇态直让拍着凤英的手点头,道理虽明,心中却怎么也难舍九死一生刚刚回家的儿子再次离去。( tingy )  w. {; g/ P6 k6 r
8 S# _0 Q2 i1 S+ U- E7 J  |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38:58 | 只看该作者
  人间最贵是真情-有感于淮剧《诺言》24 Y6 y$ S0 G& \0 W6 Q$ R! c# {
0 T8 p; h* C7 m, k0 ]" o8 q6 b+ k
这位虽然双目失明却明事达理的老人,理解儿子的心,让凤英去舀一碗水来,一个:|舀|而不是习惯所说的“倒”碗水来,真是功夫啊,全剧中这样的台词还很多。可见编剧是字字追求,一笔不苟,与平淡之处见笔力,看戏听到这么朴实的语言做为山东人真感觉亲切啊,尘封以久的孩提时的记忆又唤起了,似看到了乡村的水缸,或亦是炕头盘着的大锅。老人家依旧是简单朴实的话语:“喝了这碗家乡水,你……走吧!”郭乃萍饰演的瞎老太太,道白很干脆,让人感觉分外真实。永安带着几分对娘亲的愧疚离开了老家……
# l! T2 S4 {& `6 t0 v: I儿子越走越远,牵着娘的心,老娘亲跌跌撞撞追出,空留下娘声声唤儿无回应,随画外音的伴唱:
+ t" N7 f& b$ |/ r  j+ B再喊儿从此无回应
+ E8 _6 i- I- Q* T, @世上知娘有谁人" Y6 C& `" c, Z6 S! n- m" w( H
甘愿撒尽三春晖                     
, _+ L; W. g  d* U只恐辜负寸草心
, i* q" X1 U, ]: y  a$ f0 f' C顶光灯追着婆媳二人,凤英搀着白发胜雪的婆母。二人相依相拥。质朴感人的画面,胜过任何语言。8 c8 J6 c8 }, h, `  O
% x0 m( _) F; F& _3 c
  S. t8 p' a( i
客未到张家,立久妈妈已经在忙着迎接这位一直冒名给家里寄钱的恩人的到来。女儿杏芳可也是个“不好对付的小刺猬”' L& t5 K) ?- v( p$ |. d/ G# s. B
能说杏芳说的没道理吗:“妈妈你且把梦做醒,把家里一切看看清,两间草房屋漏顶,三个弟妹未成人,一亩薄田五条命,除了清贫是清贫。这样的家谁能留得住,这样的家谁能原意撑,留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我相信。做儿子在此扎根怎可能,除非他脑子有毛病,除非他是神不是人。”呵,这位姑娘心里倒清醒。1 ^* }: K( A: e0 E
永安一来就未把自己当外人,又是劈柴又是担水,一到张家打量着这家贫寒,就让他一阵心酸,他拿出转业费交给老妈妈:先给家里盖三间房子,剩下的贴补家用。又领着弟妹们玩耍。看着永安带回的立久的遗物,一声“儿啊”忍不住哭起来。立久妈的哭声中很自然地咳嗽起来,这也是后场立久妈得了不治之症的伏笔。永安关切地询问,立久妈却回:“老毛病了,不要紧!”非常自然,农村妇女咳嗽两声,根本不当回事。看着这位山东汉子,就如同自己的亲儿子,立久妈再也不当他是贵客,吩咐孩子们:“快把永安哥的东西拿到家里去。”那位“小刺头”这位对永安的到来心存戒意的杏芳,彻底打消了疑虑。将永安哥哥赠送的围巾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柔和的灯光洒下、浪漫的乐曲奏起,一股暖意直透心扉,杏芳随着伴唱翩翩起舞。好美的意境,好让人痴迷的唱词,道出了心中无比的温暖:
) k5 B6 l" \8 D( A. o心头一阵暖一阵1 R! c( v0 ?6 F% k
哥哥从此是家里人2 d: D' v* t: n  N4 }( }
有情有义的男子汉哟: {% D& K1 ]" c2 d$ U% S
可依可偎的守护神
2 j1 Y( `0 C# U9 b
/ o8 G' X0 \; n7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41:06 | 只看该作者
人间最贵是真情-有感于淮剧《诺言》3
) d5 A! o6 u/ e* y  ?
7 X! v7 L/ D2 m3 d! l, X. [半年过后,已是冰天雪地,阴霾笼罩着大地,满目凄凉,张家门前那株大银杏,也裹上了素装。朔风呼啸着,大地一片白茫茫……
) a4 ]' Z4 m+ [; l风雪中孤独地深一脚浅一脚走来一人,是谁,素白花的棉袄,肩上挎着一个蓝布素花包袱,头戴一朵小白花。这打扮这举止,看着好熟悉身影,山东乡下妹子那时就那个样子,走到了张家挂满雪花的银杏树下,看清了,是凤英…… " s, |# X" d+ m- u/ H* j

3 k8 S; X! f) D. T6 y% E离家乡" u& l5 N' e7 H  i1 |4 z
只身来到千里之外
9 S' z7 p( e0 y; V漫天雪
8 m2 F1 H+ R* l" A犹如披孝哭诉悲哀, a) S& L! P" w9 V$ n! n
又似见娘临终双目不闭
# |. \7 a& V& T7 k5 d- U$ T" T仿佛有话欲出口$ P( I+ k7 K# a
口却难开2 @6 p) Q2 Q/ {. V, ^7 `9 C0 S+ B
娘亲的心愿凤英知解
4 N+ `; A5 U$ i" h她在临终' a7 u) O. ]4 K- G
几次把头抬, N+ q7 h) z* j5 I; m6 ~  |6 E. [
朝着永安哥离去的方向& I& z2 i* u$ }  O8 Y# G
目光里流露出无限期待) _3 G- A: h7 v+ H( Z" I
盼望着此刻
. a( G! ^8 |0 q2 L, }& U* q她的永安儿探母归来
4 U- i7 J; F- j' |- l, t6 r娘亲抱憾终离去9 h' S% |+ q) c% ~8 p! _$ i; G
我悲痛难耐
* S. m8 G6 u5 d+ D* R凤英我
) J& K+ d1 X8 ]5 s" U无亲无戚无依无靠
) S) L+ K" [6 g4 G4 D遵娘遗嘱来到海陵
% U% l. |& |+ Z+ r( K6 O与永安哥永结和谐
, C7 H; M& u6 r7 Q) l9 v怯怯地上前叫门,掸落身上的雪花,顺势摘下头上的白花掖在包袱里:“请问这是刘永安和张立久的家吗?”应门的是位姑娘,二人相见,四目对视:
+ S- I9 N) G( a# ?“好一个清清爽爽的女子多娟秀;好一双水格灵灵的深幽幽…...”二人又同时诧异:“只见她泪眼朦胧双眉皱,只见她一双秀眉锁忧愁……”  l/ y" b$ @8 d9 p, K. V* w* u$ c
这时永安回转家来,风风火火地掏出一瓶酱黄瓜递给杏芳,5 i' ]& C* A6 B- z" m
躲在一旁的凤英看清来人正是她的永安哥,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一把攥住了永安哥的手,察言观色的杏芳借故把黄瓜给妈送云让开了。情节非常紧凑,又合情合理,这个家里一切的艰难,一下全让初来乍到的凤英全瞧在眼里,风烛残年命悬一线的立久妈,强撑病体出来招呼凤英:“听杏芳说,凤英来了。”多么朴实的语言,咳嗽的已经抬不起头来,口里还唤着:“凤英,凤英!”凤英快步过来,蹲在老人膝下轻声应到:“大妈,我在这里。”# m5 V; i- o6 n  U- j2 Q( i* }( A
立久妈与永安娘一般无二地是典型乡村朴实厚道知恩图报的善良老人,人都病到这份上了,那桩心事,虽舍不得她的永安儿,咳嗽不停还是挣扎着说道:“永安,这个家多亏了你呀。你跟立久一样的,你也尽了心了,等我走了以后,你就回你老家,跟凤英成亲,让你娘抱个孙子,给你娘尽尽孝心吧!”/ P  K5 a! q1 @& c$ X, g; B1 `6 `
闻听此言,凤英背转身,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送走婆母,那位与她十余年相依相伴胜过母亲的老婆母,来此这一幕又将重现。凤英就要按耐不住,泪水欲滴,眼前一幅悲凉凄惨之景,即使是背对着观众,也掩不住,她那一副沉重。这或许就是齐鲁儿女传统的美德,一声不吭地把一切的困苦宁可揽在自己身上也决不能再给这个已经够多苦难的家里再雪上加霜:就是那戏词儿里唱的“杨凤英单身一人何处不容身”5 Y; I" t; U* T& K
淮剧《诺言》让人们感悟最深的是人间最可贵的真情,世间最纯真的感情,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值得人们舍生忘死去追求。她杨凤英,此刻异常的理智和清醒,也只有亲历亲人生离死别,才会深深体会张家此时的苦境。芳,也有着同样的切身彻肤之痛,才表演的那么真切、那么感人。每看到此,总是忍不住流泪满面……
) z# {6 G/ F0 A/ G" M
6 N8 k" C1 J) 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41:36 | 只看该作者
人间最贵是真情-有感于淮剧《诺言》4
" k% C# `& P9 T+ O$ w4 @8 H# ?3 Y' u
她孤孤单单,一人来到海陵,“见此情观此景”面对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的永安哥却不敢吐露实情。此时她的永安哥,哪知道她的凤英姑娘,忍受着内心的苦痛折磨。她清楚地看到,她的永安哥,如今是张家的擎天一柱,张家的的确确离他不开。
% K$ d. A) ~/ D5 \; N1 j  o' |3 |看眼前0 R: [8 _) }- }$ r, K. e
凄惶惶一片惨景0 R. \5 }8 g9 A
凤英我
. u) t4 W6 p, v, z( N' g9 G, R( |0 b& s忐忑忑心中不宁
7 `  m. {2 t; `7 I& @0 k  B1 c- q立久妈如枯灯片刻油尽
3 ~! p; i. N' x& w6 N" z" M* t弟妹们年幼小尚未成人  x  n0 y! e+ J+ V+ i
张杏芳对永安% F; C" j( x( U2 p* `$ U' v8 @5 n
又爱又敬, p- \$ [$ L( v- v. ~4 C: j
适才间凤英我看得分明
; ^- ]3 @1 X+ r/ e; q* M他与这个家6 m4 n9 d$ `# e- H7 D5 f* Q
已经连成一命
: _4 ]$ _/ R* Q8 b- l这个家已与他不能离分3 N- m! F, ^" S0 y$ j) o3 n
见此情观此景
% y* X  ]6 ~5 r2 S于心不忍  b# Z' c4 o1 v2 b4 x, q8 T. A
杨凤英单身一人, a1 [% m, K: ^# z
何处不容身
0 `/ h* D/ D0 N$ A: f1 y是去 是留心矛盾
9 f7 ]* x3 ?% g8 j8 ?一时间7 w. z6 h7 [: q) t& Q+ ?- v
我退不甘 进不忍
: S! s# R0 `, [8 o# J$ _疏不愿 亲不能! Q6 g0 k& g1 ~
去与留 怎决定. w; E' z0 T4 `3 Y4 M. q8 J# A
心如麻 乱纷纷
0 K' x( J; D4 \$ s4 \  _5 V) b# h7 H琵琶声声如泪落玉盘珠,诉说着凤英的悲哀,正在心乱如麻时,房内又是一阵哭声,凤英暗下决心:“成人之美是本份。”稳稳心定定神:“强镇静瞒真情瞒真情---”这个念头刚一动,立时心痛如绞:“却为何,天旋地转头发晕心儿破碎,片片零落化为尘。”
1 B* x+ d  i/ p1 ~/ R/ E( d- W, l
. g0 H1 ~* S; u) M' i5 v* F& E# Z! A房内又是阵紧一紧的哭喊:“妈,你醒醒啊”
! t- e- H4 n& H  p" X% t凤英:
  U/ H( h, q# O( O" R" }成人之美 是本性3 E; s$ y4 N4 S; |+ I0 }
强镇静 瞒真情3 _+ y/ I0 V: o5 Y6 Z/ n  L
强镇静 瞒真情
6 K: A) ^5 d; |% r/ f强镇静 瞒真情
% `, Y0 C2 A+ _) y( g[房内哭作一团
" z2 m' Q# c$ U+ s, K1 h却为何天旋地转头发晕8 a8 j' c" k/ n6 g8 |1 j
心儿破碎
0 e! `! O" \7 D% a3 a片片零落化为尘
+ u0 Q6 j; D9 a5 n# ~4 q  h9 m
$ E& k0 q$ A8 T. }8 y( L" v. X凤英心一横,单身一人四海为家,假传婆母遗命,离开张家,好让她永安哥安心。忙昏了头的永安,哪里知道,疼他爱他的老娘亲已然离世。凤英定定神道出了此行的“目的”告诉永安哥,娘已不在了,话未出口已是泪流满面……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俺娘她……她……她已经不在了……”0 X+ n9 J4 H2 C

$ Y% F# T7 \& v永安再也控制不住,大叫一声:“娘---”,扑倒在地……杏芳,看着痛苦愧疚失魂落魄的永安,冲上前去喊着,抱起他的永安哥哥。
% [+ a# t" D. S  F痛定思痛永安问道:“俺娘她……她……她临终可有什么话留下吗?”陈芳饰演的杨凤英身上所表现的再不是孟丽君的优雅高贵绝代风华,更不是蓝齐格格的纵情豪迈,只有平实的质朴,太像山东人的性子了,没有一句浮华的客套,甚至没有多余的一句话。头也不回像是自言自语地转述着娘的“遗命”:
& c- y: o' c1 V娘临终喊儿目不瞑. r8 ?) u9 W& Q  j/ n$ A5 r
要凤英转述娘的心0 L0 x* N; V. T( I7 V6 O8 Z) z
那日她逼你即刻离家门
: F  {& O* j$ {! l. K5 U为的是
0 v/ N6 n; F- U% {6 ^让你坚定海陵行
0 d4 _# k: ^* ?临别前
  K$ a- k) @7 I+ `; b& v8 |要你喝碗家乡水  S( k+ D! w: |# @  p2 U7 B, `
为让你饮水思源不忘根6 h4 a$ d1 ?6 t+ w1 H
你离去
  s1 n. j- p3 Y  q; o' x8 S她久久望着你背影
9 ]7 |9 A- d) @: u+ f5 h娘的心0 O0 \8 p1 M) Q4 V5 Z
早已随儿一同行
* i& r. R/ N/ B: I4 E7 M  t: \永安哥啊
0 {6 z+ ^8 G* m- H2 e4 l俺娘已经归西去1 _* R5 C3 U; \/ ~8 h
凤英我也要回到山东, A& k! |2 s1 h( [  J; s' @  ~: H/ E
今日就启程1 h7 c9 v2 U8 ]9 ?* _
( N( A7 r3 a: D
永安:怎么?& b2 O+ @% a* c3 {
此时,凤英已是相当的镇定,提起娘,她最懂得娘的心,假若换了是她老人家,也义无反顾断然会这样做,假传娘亲之意,并无丝毫的愧意心虚,相反,抹把泪面色一端绝然地唱到: " U$ O% W3 M( \) Q; z- {
/ m% U) n- c  \) S
娘说道  B+ \4 ?" U* ~0 O- j; n7 i
做人就该守诚信/ i' D  B0 D3 m1 @3 a3 N
既当儿
; e+ g: D. I; P5 [+ H' S就要扎根在海陵6 w2 j" {9 _  \5 b8 R
娘认俺做了干闺女
4 |5 g& H' V8 K  p2 \娘做主将俺嫁……嫁……
7 o# a* _" j. {+ i7 Z嫁给了同村人
2 \% O0 h+ R, D! H* h" y# @7 P7 o; r, D2 ?" N
永安:凤英
: i' ^! J$ c+ k8 n$ A& M行前就已把亲定
; @! T2 l& Z1 H7 }. J娘要俺穿着孝服做新人
- C' E& ~/ c0 a  k# O6 T/ 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09:44:52 | 只看该作者

人间最贵是真情-有感于淮剧《诺言》5(完结篇)

回复 高级管理 的帖子* x1 _, s) S9 L8 ]+ o; F
: }3 g; t, J4 i$ }
永安痛心无及,紧扯着凤英的衣袖喊道:“凤英,凤英,你怎么能这样?你是我的未婚媳妇啊!”凤英答道:这是娘的意思!
0 S+ }. G! \) L6 r永安绝望地呆呆立住……
9 P/ ]: q, M2 g: F6 ]凤英谨遵“娘的遗命”,一一安排打理着后事。4 h+ G8 _. U+ P- `; P
哀怨的板胡,令人心碎……她……颤抖的手,默默无言地解开自山东老家带来的花布包袱,打包袱里取出自己一针一线缝制、千里迢迢带到海陵来的新嫁衣,捧在手里,瞧着看着,脚下无根摇摇欲倒,忍了又忍,带在胸前的麦克忠实记录了凤英掩不住的抽泣呜咽,眼见就要痛哭失声,她将头深深地埋在衣衫里……她虽然痛苦,但却清醒,此时此地万万不能失态,强咽泪水。这个外柔而内刚的杨凤英,抹把泪抬起泪眼,像对自己的妹子一样,经心经意地给杏芳穿上了这件新嫁衣,口里温声细语叨念着:“杏芳妹子,这是姐姐,一针一线亲手做的,姐姐为你亲手穿上,莫嫌姐姐粗手笨脚,针角不密……俺娘,还有俺,就把永安哥交给你了。”,还那么细致柔情地整理着衣领、衣襟……
+ `" }( l2 P: H5 E% X3 ^这份情、这份心,叫杏芳如何承受的起?千言万语,只叫声:“凤英姐”就哭在凤英的怀里。凤英泪眼带笑,轻手为杏芳拭去泪痕……至此,在杏芳的眼中完全消除了对这位远道而来的异姓姐姐的戒心。取而代之是的,千言万语的拥塞……凤英取出一朵小白花先戴在头上,又拿出一条白凌,给她的永安哥:“永安哥,把孝给娘戴了吧!”轻轻地结在永安的头上,又拿出另一条(应该是原本给自己准备的吧?)她抽泣着呜咽着对杏芳言道:“杏芳妹子,你也给俺娘戴个孝吧!啊?” 她的声音,那么和缓,那么温良……
9 |3 q0 \, t5 z, C: ]$ f% p杏芳妹子,杏芳茫然顺从地顺从地跪下来任由凤英把孝带结在头上,这是刘家人才可戴的孝啊!5 s$ C, Q4 M: r; w6 a. n
历经磨难的凤英,成熟稳重又细心如发,她要走了,把娘的后事料理过,拉起杏芳,又拉过永安:“杏芳妹子,永安哥,好好孝敬妈妈,带好弟妹,凤英祝福你们!俺还要赶回去……(凤英最后深情地望了一眼呆立的永安)成亲!”说完猛一转身,回也不回地跑了,临行前她把这里的一切安排的那么妥帖……那么周到,她孑身一人无悔无憾地离开了海陵。1 O: k2 L) C7 M6 [7 W0 N
永安杏芳突然回过神来,高喊着凤英、凤英姐,凤英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 D* F, q) v6 S房内弟妹哭声大作,立久妈已然归西……
3 O4 f7 a" D  X4 Y- u* j6 \2 W永安哭道:“妈,你是不放心杏芳和弟妹们是吗?妈,你放心,永安永远不会离开这个家,杏芳,拉着弟妹们的手。妈,门前的白果树,是我与杏芳亲手所栽,白果树作证,我现在就和杏芳成亲。”
% o, K6 B& C0 ]  b0 C军人出身的永安,不拘于传统的宾客为盈门的婚礼,他慨然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慈母“临终的嘱咐”凤英妹子权为媒,有银装素裹的银杏树为证,与痴爱他的杏芳妹双双穿着孝服拜了天地……
3 m7 B- I! C7 W* S8 N荡气回肠天地应  W4 V0 `8 S4 V: @
翩翩飞雪舞清魂  X( l$ y+ Z' `
银杏有灵苦作证
* r* N, f* o8 V" G! v一生肝胆化赤诚
/ T0 E) s6 k) N5 {2 Y一诺泣血来成就 ; f6 e$ q/ e% j
一诺沧桑五十秋
  f$ K1 N% H& p一生朝夕何太久 # D2 f8 c! ?) K, R/ \8 h
来路始顾已白头2 b0 G0 U4 |/ s- z) E5 Z

8 Z2 ~& S/ ]7 A9 E0 K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发表于 2011-2-18 06:53:21 | 只看该作者
这段淮剧《诺言·盼归》“喜讯传不由人心潮荡漾”选段真的很好听,谢谢楼主。- w3 M# \+ I* b4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
发表于 2011-2-18 06:54:59 | 只看该作者
可惜南方语音听不太懂,幸亏有唱词,要不真是听不明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本版积分规则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QQ|手机版|站点统计|中国秦腔网 ( 陕ICP备12003179号   

GMT+133, 2017-9-24 06:58 , Processed in 1.42046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