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中国秦腔网: 首页 评论 查看内容
【公告】中国秦腔网迎来12周岁生日,本站新增“一键分享”功能,文章、帖子、日志、相册等只需一键就可以转发到个人空间,欢迎使用。

说说最近看的几出秦腔戏《法门寺》、《游西湖》、《夺锦楼》

2012-7-7 08:57| 发布者: 长安小生| 查看: 1| 评论: 11|原作者: 西街浪子|来自: 中国秦腔网

摘要: 说说最近看的几出戏: 1.《法门寺》,12月1日,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不知为何,我一直把《法门寺》、《十五贯》、《八件衣》这几本戏的情节绞缠在一起,原因大概是这些都属于“清官来断家务事”的类型吧。《法门寺 ...
【严正声明】“来自:中国秦腔网”的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严禁以任何形式复制转载,违者必究!
说说最近看的几出戏:

    1.《法门寺》,12月1日,陕西省戏曲研究院。不知为何,我一直把《法门寺》、《十五贯》、《八件衣》这几本戏的情节绞缠在一起,原因大概是这些都属于“清官来断家务事”的类型吧。《法门寺》这个戏比较好玩,开场便是生动谐趣的《拾玉镯》那一折,倒有点《柜中缘》的味道;而且,这本戏的情节也比较巧妙,宋巧姣和孙玉娇两个旦角,使剧情更加离奇。当然这本戏的重点在赵廉身上,这个执法如山而又有些刚愎自用的县官,挑起祸端又弥补过失,都在他这里了。饰演赵廉的是青年演员王辉,不能说他演得不卖力,但除过《捞尸》那一折,总觉得平淡一些,把故事中的波澜没有呈现出来。尤其令我不能释怀的是,这个本子竟然删掉了《赵廉悔路》那一段,要知道凡是冠以“悔路”的戏份都是精华所在啊。当天的演出据说是什么书画院包场演出,我掏了双份银子从票贩子那买的票。

    2.《游西湖》,12月4日,易俗大剧院。这本戏的主要看点,大概就在《鬼怨》这一折和“喷火”这一技巧上了。4日饰演李慧娘的是邵英,那天她在《鬼怨》中发挥很好,“喷火”虽稍有瑕疵,也是技惊满座。说起《游西湖》,这里八卦一下,据说五十年代马健翎曾做了较大改编,主要是让慧娘被私下营救并扮鬼报仇,这个改编本受到了很多批评,发表在《剧本》1955年第6期上的《读者对马健翎改编“游西湖”剧本的意见》说,“总的来看,《游西湖》的改变工作,虽然还有优点,可是整个的来说,却是不好的。”马健翎先生为秦腔做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惜乎这个改编却不了了之了。这次演出的戏票是当天购买的,谁知从此再也买不到当日票了。

    3.《夺锦楼》,12月11日,易俗大剧院。首先得告罪,今天真的只好靠关系混进剧场了,共犯还有我的一位南方朋友。刚开始在二楼第一排坐着,旁边一位上了年纪的戏迷讲了该戏以往演出的一些故事,他说他看过几代演员的演出,最著名的当然是肖若兰。后来我们被赶到后场,除了看戏,还能俯瞰成百上千颗脑袋,亦趣事也。我的朋友说,又是“大团圆”,的确如此,中国的好多传统戏,即便是主角被杀了,也要变成鬼复仇,《窦娥冤》、《游西湖》不正是如此吗!对于历遭苦难的传统中国人来说,这或许从一个方面体现了其信仰世界吧。就拿《夺锦楼》这本戏来说,钱家二女,性格各异,却遇见一位“只要能做得意事,那怕马上革了职”的知县徐翰珊,做了一桩“绝后又空前”的媒事,竟然成就了两对才子佳人。这本戏的巧妙之处,大概在琼瑶二女的对比之间吧,其人一敏一讷,所遇梅柳二人性格也正相合,自然生出许多枝节故事。不过正如我的朋友所说,其实高培支写的这本戏,也不外乎清官姻缘之类的纱帽戏,难称高明了。

    4.几个折子戏,12月10日,易俗大剧院。昨天去易俗剧院的时候,也是没有票了,幸好开场后又加售了几张,才得进了场子。待我入场以后,头一个折子戏《挡马》已经开演了,这种武生戏很是热闹。第二折是李小锋和柳腊梅的《花亭相会》,虽然许多人对李梅花的擅自改戏不以为然,但是私意以为李的嗓音条件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武功也好,怎么说也是不可多得。第三折是李淑芳的《数罗汉》,这段戏是《双锦衣》中的一折,因为很多人没看过本戏,因此突兀地来这么一折只让人觉得好笑。最后一折是贾周峰的《打镇台》。这是《秋江月》中的一折,是一个短小精悍的折子戏,矛盾比较集中,情节比较完整,又能见功夫,因此备受青睐,成了须生演员必修的纱帽戏,也成就了许多声名。贾周峰的唱法,应该是貟宗汉以后尤其是丁良生以后的路子,唱腔上和以往有较大的不同。我以前看过温警学和我的老乡张世军等的演出录像,感觉和现今演员的路数很不一样。这其中似乎牵涉到须生演员的行当定位问题,比如须生正生和绺子生之间的区别,惜乎非一言二语可说明了。(寒仁 文)
1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扔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斩秦英 2012-6-16 16:43
《法门寺》当时我看过两场,是青年团为数不多的骨子老戏之一,个人感觉还是相当精彩的。几位主演比较卖力,基本上没有太弱的角色,尤以赵廉、傅鹏、刘媒婆、宋巧娇、宋国士为甚,王辉演这种戏应该算是驾轻就熟的。
楼主提到的《赵廉悔路》一折,西安秦腔传统上似乎没有这一折,现在听到的大多是王集荣的录音吗,当然,刘随社等研究院的演员清唱时候经常也能听到。不过印象中王君秋刘茹慧前些年的录像全本法门寺中好像也没有这一折。
王庭毅 2012-6-17 07:11

秦腔《法门寺》赵廉悔路,应该一直都有,我看地方团演出都有呢,你看到的录像估计是让陕西电视台那帮外行给剪掉了。
斩秦英 2012-6-17 15:10
引用: 王庭毅 发表于 2012-6-12 02:11
秦腔《法门寺》赵廉悔路,应该一直都有,我看地方团演出都有呢,你看到的录像估计是让陕西电视台那帮外行 ...


呵呵,电视台内行也是很多的,有时候压缩节目是出于其他原因。
刚才在网上搜到一篇【锐角】发表的关于秦腔《法门寺》剧本变迁过程的文章:【原创】浅谈秦腔《法门寺》的衍变与发展
http://www.qinqi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7660&fromuid=16219

看来两种演法自古以来应该是并存的。当然,各人的喜好不同,看法也不尽一致。
本人比较而言也喜欢起解悔路一折,特别是马连良、肖长华、郝寿臣、张君秋几位老先生建国初期的全部朱砂井、法门寺,音配像有,可称千古绝响。近几年尚长荣、朱世慧的法门寺也相当不错。
西街浪子 2012-6-26 05:05
【原创】浅谈秦腔《法门寺》的衍变与发展(中国秦腔网 锐角/文)
一 《法门寺》的由来及其版本
    秦腔传统戏《法门寺》是明代中叶武宗正德初年,发生在陕西眉县一段真实感人的故事。描写公子傅朋与农家姑娘孙玉姣相恋引起的一桩人命奇案。侠女宋巧姣冒死告状,结案在陕西扶风法门寺内。现在人们去法门寺游览还会看到大佛殿前有一块中心微微凹下的石头,传说这就是剧中人物宋巧姣告御状时双膝长跪下的遗迹,被称为“巧姣跪石”。
    古人云:“今只所以知古,后之所以知今,不可口传,必凭诸史。”又云:“庸史纪事,良史诛意。”《法门寺》虽属剧本,却尽到了“庸史”与“良史”的双重职责。既“纪事”又未“穷之于笔”;既“诛意”又未“尽之于言”。从而发“心之精微”,抒“神之情性”,以“有补于世”。因之,二百余年来在全国广为流传,久演不衰,且被一些执法办案人员引为“史镜”。
    一九六O年陕西省文化局编印《陕西传统剧目汇编.同州梆子》(第一集)时,在编印《法门寺》剧本前有这样一段说明文字:
    “这个抄存本系清道光元年老本,距今已一百四十多年。主旨在揭露明代阉宦专权的气焰,与现在流行的歌颂刘瑾的本子不同,剧中人物名字多音同字不同,特别是太君是刘瑾的母亲,而不是太后。刘瑾称太尉,不称九千岁、御儿干殿下。台词较质朴,语言亦精练,人物性格也刻划得突出。角色方面如赵琏(廉)用正末,宋国石(士)用外,傅母用贴旦,刘公道用副净,刘彪用丑,刘瑾脸谱用白净(用红净是升平署改的)都保持了 ‘西梆’剧目的原有面目。”
    从这段说明文字中,可以看出以下几个问题:①早期剧目及其基本面目;②早期剧目的主旨;③稍后剧目的几处谬误及其衍变。
    “文章草草皆千古”。然,“设文之体有常,变文之数无方”。《法门寺》自刻梓以来,历时一百八十年有余,其间几经重定、删节、修改,据今仅见之早期刻梓本(早于清道光元年同州梆子手抄本),其名曰《双玉镯》(裕兴堂发行,龙威阁发兑),亦名《宋巧娇告状》、《法门寺降香》;最早抄本为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同州梆子手抄本《法门寺》,亦名《宋巧娇告御状》、《双娇奇缘》、《双玉镯》;之后有王绍猷改编之《法门寺》;刘兴汉口述之西府秦腔《法门寺》手抄本;陕西省文化局编印的《陕西省传统剧目汇编.同州梆子<法门寺>》本;西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姜炳泰改编之《法门寺》本及京剧、桂剧、北方各梆子剧种流行之《法门寺》本。
    从秦腔《法门寺》这许多版本来看,其故事的基本情节大致相同,只是由于时代变迁的缘故,那许多的改编者在民间传说及前人剧作架构的基础上,经过艰辛的淘选、取弃、增舍和机配,给观众以“披文”“入情”的新径,去体察剧中人物所传递出的不同时代的世风、人情。
    《法门寺》剧本名称如此之多,其原因大约有两个:一是改编者在不同时代从不同角度出发,突出其各自的阐发主旨,因而另著其名;二是不同的演出者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不断更换名称,致使该剧名增多。不论《法门寺》剧本名称有多少,从我们仅见的《法门寺》剧目看,大约可分为三种类型:即距之生活原型较近者;初步艺术加工者;进一步艺术加工者。我们将具有代表性的早期梓刻本、道光元年的抄本和一九五四年西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姜炳泰本加以比较,就可以看出《法门寺》从早期梓本到现在的流行本,其中饱含着剧作者的艰辛血汗,也看到了《法门寺》衍变发展的潜在脉络。
二 情节的衍变与发展
    “夫情致异区,文变殊术,莫不因情立体,即体成势也”(刘勰《文心雕龙.定势》)。《法门寺》正是这样,因时变境迁,随着人们道德观念的不断转换,人生价值观念的不断更新而累累有新的面貌出现。“若情数诡杂,体变迁贸,拙辞或孕于巧义,庸事或萌发新意”。从前面列举的几个版本来看,它们都是这样,体变迁贸,后者在前者的基础上既继承又不断扬弃,还萌发新意,发展前进。
    1、  主旨的发展
    “古人作文一篇,定有一篇之主脑”。“主脑”即今日所谓的立意、主旨。《法门寺》的主脑是什么呢?它自成剧本至今,流传了一百八十余年,其间经历了三个大的时代,众多文人改编。由于各个时代精神和改编者主体意识的不同,因之也“情致”各个版本的主旨有所差异。从所选的三个代表本来看,早期的梓本主要唱出了县官赵廉人臣的苦衷,“自幼儿读诗书心血用尽,受尽了寒窗苦才入黉门”。结果一时疏忽,错断一案,惹恼千岁(刘瑾),限三日重新审明,否则便会“听参掩门”,甚或“找你那颗人头来见”。于是替赵廉感叹道:“劝世人休读书耕种为本,你看我七品官不如黎民。”表现出对赵廉的同情。同时,梓本也透出对阉宦不满的讯息:“刘瑾贼他专权霸占朝政”,“素行挟势凌人”。
    道光元年的抄本,是在梓本基础之上,进行了初步的艺术加工。艺术加工后的《法门寺》主旨有没有发展呢?编印《<法门寺>说明》云:“主旨在揭露明代阉宦专权的气焰。”确实如此,艺术加工后的《法门寺》,揭露和抨击阉宦专权气焰的主旨愈加明显和突出。这不仅表现在傅朋母子对刘瑾的不满,宋国士劝巧姣别去告状所表现出的对刘瑾的惧怕及赵廉对刘瑾的畏惧。更突出的是表现在刘瑾的自我表白中,如:“世间似我甚稀少,那个见了不心跳。
    手掌大权定招讨,呼兄唤弟(与皇帝)披蟒袍。呼王道寡心弗满,立地只想步云霄。”“内管五府六部十三科道,执掌生杀大权,满朝文武在我掌握,随我者存,逆我者亡。”“心中无有圣上,目中焉有咱家。(对赵廉)我这是跟你闹着玩哪!”
    从这目空一切、气势凌人的几句话中,使人们清楚地看到了刘瑾号为“八虎”、“瑾尤狡狠”的炽烈气焰。
    《法门寺》作于清中叶,它利用剧中人物语言和礼节的变化,使得自己的主旨更贴近时代,借明代事件为清代现实服务,达到“以古喻今”的目的。一些手抄本中这一点表现得尤为突出:
贾桂:咋。咱们爷这个脸露的不小。
    刘瑾:咱爷们这笏部可够瞧了吧。
    贾桂:本来够瞧的。
    刘瑾:太后老佛爷要上法门寺拈香,銮驾备齐了没有?
    贾桂:齐备多时。
    刘瑾:候着。待咱家请驾。
    贾桂:咋。
    刘瑾:得啦,别磕啦!哈哈哈!说是县太爷!桂儿呀!你看他们三人打扮起来好象一堂供花似的!
    象这样的台词和礼节几乎都是清宫的模式。我们若不受《法门寺》故事产生的时代制约,将刘瑾换为李连英有何不可呢!《法门寺》于是贴近时代而表现出鲜明的时代色彩。同时,通过对梓本“起解”一场中“悔路”一段的删节,达到削弱同情赵廉的趋向。
    全国解放后,由于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的意识形态产生了根本的转变,姜炳泰在这个时期改编的《法门寺》,一方面保留了原本的主旨,告诫当代的“赵廉”,切不可刚愎自用,自以为是,制造冤案冤狱;一方面他又另辟蹊径,“萌发新意”。正如改编者在《试改<法门寺>的说明》中所说的:“人们喜爱那个天真纯洁的拾玉镯的小姑娘孙玉姣。更称赞那个冒死告御状的宋巧姣英勇反抗的性格。”姜本通过这两个小姑娘形象,为观众传播着新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伦理观和道德观。
    《法门寺》就是这样随着时代的推移,其主旨立意在改编者的笔下得到多次发展和光大。
    2、情节的衍变
    谋篇构架,部署枝叶,皆依“主脑”而定。由于《法门寺》各个版本的“主脑”或隐或显,都有所不同,所以其情节的或增或减及布局便随之有了区别。以仅见的早期梓本来说,其主旨立意主要在于“纪事”和同情赵廉而为之解脱,故情节和人物都接近生活事件的原始面貌。剧本架构也呈现出自然松散的态势。剧本抽毫开篇之始,便是傅朋自报家门的一个突如其来的细节。有头无尾,锲入于“借米”一场之首,却与“借米”的情节毫无牵连,对全剧矛盾冲突的推进和发展也毫无关系。作剧须“选义按部,考辞就班”,“因枝振叶”,须“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非由车斗”。梓本分明没有这样做。而且犯了“无因而至,突如其来,与勉强生情拉成一处”的作剧大忌。这显然是“照搬”生活原型的雏形剧本了;关于这一细节,抄本将其从梓本的“借米”的一场中析离出来,生发出“赐镯”一场,为全剧的发展设下了伏线和悬念;姜本则将其舍去,仅在“拾镯”一场以“那日我母与我玉镯一只,命我自选佳妻”一句道白带过,使之集中精练。这样或“生发”,或“舍去”,都是进一步的艺术加工,也较之更合情理。
    再如宋巧姣与宋兴儿关系的处理。梓本为兄妹,梓本之后的版本,均为姐弟。这虽然仅是“兄”与“弟”的一字之改,却表现出艺术加工的墨迹和改编者的良苦用心。就剧情而言,将兄改为弟,缩小了宋兴儿的年龄,使其成为年仅十三、四岁的“放羊娃”。这样,他哪里有胆识和力量,一夜之间做出“一刀伤二命”和“盗物逃走”之事呢?这一改,杜绝了兴儿作案的思路,更能有力地暴露县官赵廉的“学疏才浅”及其无能;就人情来说,突出了宋巧姣姊代母职,抚育同胞兄弟长大的姐弟之情,增强了宋巧姣要为弟弟鸣冤而冒死去告御状的内动力。
    “起解”一场的处理,各版本的区别也较大。梓本将其作为重场戏之一来写,尤其是“悔路”一大段唱,对赵廉的心理活动揭示得可谓文入机理,曲尽其妙。不仅表现出作者的爱恋之意,也打动了观众的同情之心;抄本保留了“起解”一场而删去了“悔路”一段唱,使其成为联结前后场的一节“关目”而已;姜本则采取了与以前各版本截然不同的手法,即将“起解”一场全部删节。
    “起解”这场戏该不该删去,“悔路”这段唱需要不需要保留?从戏剧情节发展的一般规律来说,“起解”这场戏实际是过场戏,它对推动戏剧冲突并未产生任何作用,所以删去是合理的。至于“悔路”这段唱,由于它位于“起解”这一场中,必然地要随着“起解”的删去而删去。
    只就“悔路”这段唱的安排来说,正好在戏剧高潮过后,面临“大收煞”之时。戏剧发展到此时,可贵处“在无包括之痕,而有团圆之趋”。 赵廉回忆走过的坎坷历程、抒发郁郁心怀的这一大唱段,显然有画蛇添足之嫌。从观众的审美心理来说,他们坐在舞台下,看着戏剧情节的进展,到“起解”这一场,各类冤事大白,各种人物面貌全现。此时,他们急需要欣赏的是“团圆之趣”——公公刘瑾如何判决孙家庄一刀伤二命的大案:杀人者的下场;冒死告御状者的结果;风流儒雅的公子傅朋能不能求得美貌娇娘孙玉姣婚配。至于学疏才浅而又自以为是的县官赵廉的自我表白和追悔,已被急于欣赏“团圆之趣”的心理所取代。因之,紧紧抓住观众心理,尽快提供一个能够满足他们审美欲望的“乐趣”,使之稳坐台下是十分有必要的。由此看来,改编者删去赵廉“悔路”一段唱,既符合观众审美心理要求,又可以表现出改编者对赵廉这个人物的爱憎,所以说也是合理的。
    然而,秦腔作为我国古老的梆子腔剧种之一,流传几百年,覆盖我国西北、西南诸省,饱含着多层次的观众。在这广大的区间里,它那“调入正宫,音协黄钟”,“洋洋盈耳,激流波,绕梁尘,声振林木,响遏行云,风云为之变色,星辰为之失度”的本腔本调、直起直落的唱腔,便有慑魂的魅力。正是这种魅力吸引着一个中老层次的观众。又培养着一个中老层次观众的欣赏习惯,即喜听大板“乱弹”。为了满足这一中老层次观众的欣赏习惯,使他们得到娱悦,将“起解”这一场与“悔路”这段唱保留下来,也无不可。
    2、  结构的集中精练
    清代戏剧家李渔在《闲情偶记.结构第一》中写道:“尝读时髦所撰,惜其惨澹经营,用心良苦,而不得被管弦、副优孟者,非审音律之难,而结构全部规模之未善也。”这是说结构在一剧中的重要地位。但作剧结构又变幻无常,“体有万殊,物无一量”,“淘金选玉者”总觉糠秕在前,不免对其取长弃短,别出瑕瑜,使人知所从违。从前边《法门寺》几个版本回目比较来看,自梓本到抄本再到姜本,后者总是在前者的基础上,有淘有选,有取有弃,根据自己剧本所要表现的主旨,然后应弦遣声,赴节投袂,因宜适变,剪碎奏成。《法门寺》各个版本的改编者,就是如此看重组织结构的。“拾镯”一场的改写,抄本将梓本中傅朋自报家门的突如其来的情节生发为一场“赐镯”,使得《法门寺》主线、“拾镯”一场成为有源有流之水,潺潺而来,涛涛泄去。到了姜本,则舍去“赐镯”一场戏,而于“拾镯”一场中以一句道白带过,并将梓本中“赠鞋”一回——抄本“诓鞋”中的赠鞋情节——合并该场,予以合情处理,以获得预期的舞台效果。姜本这样处理,更显得情节精练集中。
    “出狱”一场改写。抄本将梓本的“赠金”“谢恩”合写为一场“拜母”,但其中的人物与情节都未有大的去舍与改动。 姜本则在梓本“赠金”一场中,吸取了其中的有用的细节,改写为“出狱”一场。这样,不仅舍去了无关戏剧发展的人物、情节,使结构进一步集中精练,更重要的是这一重新处理,改变了“拜母”中宋国士那种“受宠若惊”、宋巧姣那种被人收为儿媳而满怀喜悦的庸俗难奈的精神面貌,抛弃了前本所宣扬的“双姣配一朋”的封建糟粕,增强了宋巧姣为“骨肉之情”而冒死告御状的正义性。
    重新裁配。三个版本结构的不断艺术加工,除前边写到的两场改写外,其余各场,三个版本“或言拙而喻巧”,“或理朴而辞轻”,“或袭故而弥新”,均有所重新裁剪,因宜适变,随势机配。如抄本的“诓鞋”即是梓本的“赠鞋”和“焚鞋”裁剪机配而成;姜本又将其压缩成仅仅有三百字一个人物的独场戏。再如抄本的“监会”是由梓本的“审冤”和“面订”合二而一;而姜本则将抄本的“监会”一分为二成“逼供”和“窃供”两场。诸如此类,不论抄本、姜本,都是在前人本的基础上作了或大或小的改动、艺术加工而成功的。正是这一百八十余年来所进行的不断地艺术加工、改编,才使《法门寺》的结构逐渐集中精练,入情入理,久演不衰,深入人心。
    从〈法门寺〉这三个版本的比较中,我们明显地看到,凡艺术加工愈大的剧本,即距生活事件原貌愈远。
三  目前流行的《法门寺》及其折戏《拾玉镯》
    《法门寺》的姜炳泰改编本,不论是其主旨或是艺术追求,可以说是目前较完善的流行本。
    解放后,在“百家争鸣,推陈出新”方针的指引下,遵照“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精神,对传统戏曲进行整理改编。姜炳泰改编《法门寺》正是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进行的。
    原《法门寺》也和其他大量的传统剧目一样,由于产生的时代使然,在那精华之中不免浸淋着封建糟粕的渗水:封建迷信、轮回报应、渲染淫亵、禁绝情欲、纵欲占有(男对女)、丑化劳动人民等等。姜炳泰改编《法门寺》时,对其封建糟粕的渗水逐一进行了扬弃。不论梓本或抄本中宣扬轮回报应的“登台”与“拜佛“,姜本予以彻底舍弃;梓本或抄本纵使男人占有女人的情节,姜本予以重新处理,使宋巧姣不再涉足孙、傅爱情之中,而又勇于为其鸣冤,从而使宋巧姣的形象更能体现出中华民族高尚的精神情操和可歌可赞的气节;梓本或抄本禁绝男女的正常行止——恋爱结婚,姜本予以大力张扬。与此同时,姜本还剔除了梓本或抄本中刘媒婆的淫亵下流的词句和做工,并给他以俊扮。总之,姜炳泰改编《法门寺》,在未伤害原本骨架的前提下,给予了较为彻底的净化。同时,他还对《法门寺》的两个人物性格的重新塑造和一个情节结构的重新布局进行了着力地艺术加工。这两个人物即宋巧姣和赵廉,一个情节即“拾玉镯”。
    对于宋巧姣,姜炳泰改编《法门寺》时,强调了她自幼便分担起抚育小弟和料理家务的生活重担,受着贫困生活的磨炼和父亲“贫而有志”操守的影响,又身居书香之家,有读书的机会,于是,造就了她的胆识、义气和虽然年幼却已成熟的性格特征。因之,在小弟弟去给人当雇工之时,感到面子难看,心里也十分难受。但,这是生活所迫,不得不忍耐度日。可是,当刘公道诬告小弟弟盗物逃走、县官又信以为真,强逼父亲交人赔物,县官诬断小弟弟一刀伤二命之时,她便勇敢地在县老爷的大堂上质问起县老爷来:
    哎呀老爷!我兄弟在刘家雇工,焉能无故在孙家杀人?既在孙家杀人,逃命不及,岂能又回到刘家盗物。况且他小小年纪,那有一刀伤二命之理?
    老爷既知他因奸不从,情急杀人,就该将孙玉姣唤来(手扶公案,逼近赵廉),当堂质对。
    老爷平白断我兄弟盗物,又断我兄弟杀人,将我一家大小拿来,骨肉之情,祸福相连,小女子岂能袖手不言。
    宋巧姣敢于以理相对,勇于反抗的性格在这里形象地表现了出来。然而,在那“官就是理”的封建社会里,宋巧姣虽有理、虽敢于反抗仍被当作人质而收入监。
    在监里,宋巧姣遇见了孙玉姣,两人“同病相连”,互道衷肠。于是,宋巧姣了解到“一刀伤二命”的真象,又经傅朋家人进一步证实,她断定刘媒婆之子刘彪杀人无疑,此时便产生了告状申冤的意念:“我一心舍性命去告御状,大料想能平反这场冤枉。”这里又表现出宋巧姣性格的另一面:知书达理有胆识。
    宋巧姣为孙玉姣“报不平”去告御状,为孙玉姣“报不平”只是告御状的一个因素;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即“你家的命案也将我兄弟攀扯在内了”。这样处理,舍去了张扬封建社会一夫多妻婚姻制度的一节,避免了因双姣同配一夫而生发出“替夫申冤”的勉强生情的弊端。从而使宋巧姣“冒死告御状”的正义之气更为纯真;使宋巧姣因“骨肉之情,祸福相连”的驱动,冒死告御状合情入理,于是,宋巧姣这个有情有义的封建社会里贫困书香家庭的少女形象,便显得有血有肉,可信可爱。
    姜炳泰改编《法门寺》,“收视反听,耽思傍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塑造出宋巧姣这个受了县太爷冤屈而敢于冲破人们的世俗观念,勇于去告御状的侠女形象,写出了千百万人民苟延在几千年封建王朝压迫下,要求人的正常生存的、不被任意宰割的呼唤;写出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患与难,并为之斗争的心声。
    对于赵廉,以前的《法门寺》本都把他写成一个清廉直正、爱民如子的县官。他错断了孙家庄“一刀伤二命”的命案,不仅寻歪理美化他,最后还喜剧性地让他升了官。当然,这是封建社会制度和作者偏爱的结果。姜炳泰改编《法门寺》对赵廉性格的处理采取了与之相反的态度。他以强调赵廉貌似清正刚愎自用,实则“学疏才浅”,迂腐无能的自我嘲弄的手法,加强了《法门寺》对赵廉的批判作用和喜剧效果。
    一个自称“为官清正辖黎民”的父母官,接到命案,不去实地勘察,却凭借一点表象,依照自己固有的伦理观念,推断命案是“怨女旷夫”“勾当”的结果,是“淫奸”杀人,这不正是“万恶淫为首”的伦理观念的另一个调门么!傅朋与孙玉姣的被监禁,不正是这种伦理观念所造的孽么!
    “窃供”之后,赵廉对第一次错判似有觉察。但他觉察到的并不是自己思想的迂腐,方法的错误,而只是未找到真正的凶犯,所以二次再找。他初怀疑宋兴儿,又怕犯了前次错误,寻找理由**了他自己的怀疑。但凶犯到底是谁呢?由于没有证据,他无理由怀疑其他人,只好回到宋兴儿身上,重找理由寻根据,认定自己的怀疑推断是正确的:
    孙家庄这一晚出下命案,偏偏的宋兴儿逃走外边,
    这两案在一村又在一晚,杀人犯分明是宋家儿男。
    乍看,赵廉这次判断似有觉悟,左推右敲,前思后想,非常审慎,一定会作出正确判断。但由于他根本观念和思想方法没有改变,最终又造成了另一个冤狱。
    赵廉连连造孽,而又固守这种造孽的伦理观念,这是赵廉迂腐无能的充分表现,正是赵廉这样的迂腐无能的官和一些贪赃卖法的贪官,以他们固有的封建伦理观念维护着我国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大厦。
    耐人寻味的是姜炳泰在改编《法门寺》时,依然保持了赵廉在以前几个本子中的身份和风度,也并未对他原来的唱词大加删改,而是把以前几个本子中较好的唱词尽量地保留下来。如,“金榜题名龙虎春,为官清正辖黎民。要教芳名留青史,不负祖荫与皇恩”;“怨女旷夫起淫奸,桑间濮上结姻缘。只说杀人无凶犯,留下玉镯证如山”;“才知晓小刘彪杀人凶犯,却原来内中有许多牵连。只怨我枉读书才疏学浅,叫千岁开了恩限臣三天”。诸如此类的唱白的继续使用,不仅是赵廉内心活动的自我暴露,而且因为时代的改变,观众的审美心理与审美聚焦点也随之有了变化,原本中褒扬的赞词,今天就成为对他的绝妙揶揄和嘲弄;原本中表现他判断案情的情节,今天照旧演出,亦然是对他那迂腐可笑的举止的一种辛辣讽刺;何况全剧事件发展的结果本身,对他就是一个强烈的批判。所以说,姜炳泰运用他那生华之笔,对原剧中已经透露出而被人为地掩饰了的赵廉的性格,“披文”“入情”,轻轻勾勒,便披露出赵廉刚愎自用而又才疏学浅、连连制造冤案而又固守制造冤案的伦理观念的迂腐昏庸的真正面目。《法门寺》因赵廉这个人物喜剧性格的加强,也明显地表现出讽刺与嘲弄的喜剧美。
    姜炳泰对宋巧姣与赵廉这两个人物性格的重新处理,深刻地揭示出《法门寺》的真正内涵。
    《拾玉镯》,现在发展成为人们喜欢看,演员乐意演的单折戏。一些小旦演员常常以此戏开门,也以此戏而成名。其原因一方面是孙玉姣这个小姑娘,不象其他一些文学作品中所描写的变态后释放的女子和受压抑而畸形的小姐,她是一个冲破了我国传统观念的桎梏、“三从四德”封建伦理的束缚的农村少女形象,表达出两性相爱的正常行止与心理,传递出人们平衡自然心态的强烈心愿。更重要的一方面是,改编者把该戏改编成善于表现演员艺术造诣、善于发挥演员个人艺术创造的做工戏,使戏曲的艺术性与生活化在这里得到了高度的统一,从而突出了它的娱悦性。
    就《拾玉镯》剧本来看,关于做工就有多处详细的提示:
    第一次。孙玉姣独坐家中,甚觉孤单,因此出门散心时的提示:“取线比颜色,穿针做活,感觉光线不足,开窗,风吹,出门看望”。
    第二次。欲出门还未出门,却闻鸡啼时的提示:“鸡叫,孙忽想起尚未喂鸡,出门放鸡,轰鸡至大门外,点鸡,喂鸡,后搬椅到大门外,继续做活”。
    第三次。傅朋来到孙家庄买鸡,看到了孙玉姣,说明来意,得到的却是孙玉姣难以令他满意的回答,欲去,但慕孙玉姣貌不愿离去,不去,又怕惹起风波,正在踯躅不定之时,孙玉姣意识到傅朋注视着自己,提示:“孙搬椅欲进门,傅朋发觉自己适立在门口,急让开路,孙进门关门,傅依依不舍离去,孙又开门,对望,孙羞,急掩门,傅笑”。
    第四次。傅朋有意遗下玉镯时的一连串提示:“傅退场偷视,孙开门望看、望镯寻思,欲拾又止,数度犹豫,终拾起。傅上,孙急放镯于地,带羞进门。傅下。孙又出门望,踢镯使之靠近门,故意遗落手帕盖上。拾镯,戴在腕上。傅上,孙急卸镯给傅,傅示意镯是赠给她的。孙羞。傅下。孙进门欲关门,想起鸡在门外,又出门将鸡轰回,关门,取镯抚摩下”。
    以上这些虽属做工提示,但又不仅是做工提示,它是剧作者塑造人物形象的一种得力手法。各个演员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和理解,按照这些做工提示,做出无穷尽的“戏”来,把孙、傅互相爱慕的内心活动、互表衷情的举止,描绘明晰,又那么含蓄;那么热切,又那么蕴藉。毫无那令人遮脸咂舌之态。这是文明古国文明文化的表现。观众正是从演员那活灵活现描绘出的“戏”中,看到了一个生动真实、富有浓郁生活气息的故事,同时也看到了一个活泼开朗、敢于与封建伦理抗衡、勇于主宰自己婚姻命运又有点稚气的农村姑娘形象。微妙的是,在傅、孙以镯传情的同场,于那棵“大树”之后,为熟于人情世故、善于逢场作戏、能说会道、乐于玉全男女爱情的喜剧人物——刘媒婆的表现,安排出“一席之地”。这就犹如于醇厚的佳酿之中,放入了一颗花椒滴入了一点醋,从而使观众得到了略带激越性的喜剧娱悦享受。《拾玉镯》也因之广为流传。
    秦腔《法门寺》的衍变与发展,只就仅见的剧目所谈,若有新发现,则当别论。
曾经沧海 2012-7-7 03:44
学习了
太阳下的雪人 2012-7-27 22:14
《游西湖》超喜欢
玉麒麟 2012-11-18 20:29
胭脂泪 2013-1-22 16:41
游西湖   法门寺  赞
凌乱 2013-6-18 00:20
关于夺锦楼的双生双旦,如果最后结局难称高明,那该如何安排结局呢??其实,真的是中国老百姓最朴素的思想罢了!!!!
西街浪子 2013-6-21 18:57
引用: 凌乱 发表于 2013-6-12 19:20
关于夺锦楼的双生双旦,如果最后结局难称高明,那该如何安排结局呢??其实,真的是中国老百姓最朴素的思想 ...

中国戏曲本来情节就很简单,太复杂的情节戏曲没法承载。
司马坡下人 2016-11-15 06:12
西街浪子的帖子可以作为主帖发出来。

查看全部评论(11)

中国秦腔网公众微信
联系我们
中国秦腔网QQ群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QQ|手机版|站点统计|中国秦腔网 ( 陕ICP备12003179号   

GMT+133, 2018-3-12 20:01 , Processed in 0.294282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