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秦腔网| 首页 剧本 查看内容

【剧本】秦腔现代戏《秦腔》全剧剧本(西安易俗社演出)

2012-2-26 13:19| 发布者: 中国秦腔网| 查看: 995| 评论: 3|原作者: 李小妮|来自: 中国秦腔网(qinqiang.com)

摘要: 《秦腔》剧本(一) 时间当代。   地点陕西某山区小镇。   人物白雪——州河县县剧团名演员,夏风新婚妻子。    夏天义——原清风街村主任,夏风之父。    夏风——省城著名作家,夏之子,白新婚丈 ...
《秦腔》剧本(一)


    时  间  当代。
  地  点  陕西某山区小镇。
  人  物  白  雪——州河县县剧团名演员,夏风新婚妻子。
          夏天义——原清风街村主任,夏风之父。
          夏  风——省城著名作家,夏之子,白新婚丈夫。
          君  亭——清风街党支部书记,夏天义侄子。
          引  生——清风街村民,大家眼里的疯子。
          二  婶——夏天义之妻,夏风母亲。
          上  善——清风街村委会会计。
          金  莲——清风街村委会成员。
          赵宏声——清风街村民。
          三  踅——清风街村民。
          翠  翠——清风街村民。
          村民、县剧团演员若干 。

  

  序  幕

         【清风街。
         【幕前伴唱:
             喝一杯白烧酒淋漓酣畅,
             咥一碗biangbiang面满嘴留香,
             吼一声大秦腔激情燃放,
             捧一把黄泥土荡气回肠。
          啊——
             秦声多铿锵,
             秦韵赛天罡,
             秦川儿女血奋亢,
             皇天后土孕秦腔
         【伴唱声中幕启。
         【一座古戏楼赫然入目,演员们在古戏楼上着装表演戏曲绝活。
         【戏台下人头攒动。
         【引生挥动树枝维持秩序。
  三  踅  疯子,你上跳下窜,想干什么?
  引  生  你才是疯子。白雪唱戏,我维持秩序,你管得着? 男青年(端着
            饭碗蹲在碌碡上)清风街上的女人数白雪长得稀,要是还在旧
            社会,我当了土匪,也要抢她。
         【引生抓一把土扔进三踅碗里。
         【三踅站起一把抓住引生的衣领,两人厮打起来。
  金  莲  三踅,放开!
  三  踅  金莲,你是村干部,评评理,他该不该挨打?
  金  莲  引生,人家都结婚了,你就别做梦了。
  引  生  夏风结婚,关白雪屁事。
  金  莲  除了白雪,清风街上,夏风还能看上谁?
  引  生  白雪结婚了?白雪跟夏风结婚了?(看大家)
  众      不跟夏风,还能嫁给你个疯子。
         【引生哇地大哭起来。
         【众耻笑。
  翠  翠  疯子,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引生哭着跑向一边。
         【赵宏声走上古戏台。
  赵宏声  大家静一静,下面我们请新当选的村支书君亭讲话。
         【君亭上,走上古戏台。
  君  亭  乡亲们,今天是老主任儿子夏风和著名演员白雪结婚的大喜日
            子,村委会请县剧团来演戏。首先,我们有请新郎新娘。
         【夏风、白雪上台向大家鞠躬致礼。
  君  亭  夏风是个才子,白雪是个佳人,他们是天设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我们先祝老主任福喜临门,再祝一对新人白头偕老。
  众村民  好,好!
  君  亭  庄稼一季一收,人才几百年才出一个,夏风是咱清风街的一张名
            片。我现在宣布,以后谁的事弄到像夏风这么大,家里的红白喜
            事,村里就一揽子包了。
  众村民  好!好!
  君  亭  演出开始。
         【台下另一角,夏风和上善正在看戏。
  夏  风  瞧我爹,什么事都让他弄成秦腔会了。
  上  善  二叔就好这个么。也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白雪天生
            就是给你爹当儿媳的。
  夏  风  唱戏太辛苦了!我想调她去省城,让她改行。
  上  善  她可是县剧团的台柱子,你调她,她能愿意?
         【古戏楼上,一个须生装扮的演员正在演唱《打镇台》选段。
           皮鞭打气得人满腔怒火,
           七品官在公堂我无法奈何。
           ……
          (须生耍髯口,忽然髯口掉在地上)
         【观众起哄,一阵倒掌。画外音:下去,下去——
  翠  翠  下去,我们要看歌舞——
         【扮须生的演员慌忙拣起髯口下场。
         【有人把鞋扔向戏楼,古戏楼上鞋子乱飞。
         【引生跳起,向古戏楼跑去,一只鞋砸在他头上。
  引  生  谁狗日的砸的?
  金  莲  引生,去把天义叔叫来。
         【夏天义双手端放着香烟、水果糖、和红被面的托盘的二婶上。
  引  生  (大喊)老主任来了!
         【众鸦雀无声。
  夏天义  闹啥哩?闹啥哩?清风街难得唱一回戏,看把剧团 的同志都热
            成啥了?!不想看戏的回家睡去,要看 戏的,就好好在这儿看!
            (对赵宏声)宏声,把烟酒 端上来。
         【赵宏声答应着张罗。
  夏天义  今天,还要给演员披红。
  二  婶  好!金莲,翠翠,给大家散烟、散糖。
  夏天义  演!
         【白雪走近二婶。
  白  雪  娘。
         【二婶高兴地答应。
         【白雪走向古戏楼。
  夏  风  白雪,回来!
  白  雪  救场如救火。(头也不回地走上古戏楼)
  引  生  (惊讶地大喊) 白雪上台了。
  众      白雪,白雪——
         【台下一阵掌声。
  白  雪  乡亲们,今天是我和夏风大喜的日子,感谢大家前来祝贺!我给
            大家唱一段秦腔《三滴血》选段,以表谢意。
  上  善   (高兴地)哎呀!真没想到,今晚能看上白雪的戏!
  夏  风  唉!自己结婚,自己演戏,真是的!
         【白雪表演《三滴血》片断。
  白  雪  (唱)家住在五台县城南五里,
              田舍俱在周家堤……
  众  白  雪,白雪……(边鼓掌,边打节奏)
         【舞台下一片欢呼,掌声不断。
         【光渐暗。
         【舞台一角,一束光照在引生身上。
         【引生痴痴地看着古戏楼。
  引  生  白雪,白雪……夏风,你在省城里有事业,哪里寻不下个女人,
            一碗红烧肉端着吃了,还要再把馍馍揣走?我……我恨死你了!
            (咬牙切齿,突然)哎呀!我的牙啊!(双手捂着嘴巴从手中拣起
            一颗牙)我的牙啊,今天我把你种在这里,你一定要长出一株带
            刺的树,专刺夏风,让他的婚姻到不了头!

  
                             第一场


         【数日后,清晨。
           【村外小河边。
         【伴唱声中幕启。
         【远处,群山起伏,一片葱绿中点缀着盛开的各色鲜花。
         【近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河水潺潺,波光粼粼,晨雾蒙蒙;
            河边坡地上灌木如伞,绿草如茵。一棵松树伟岸挺拔,一株凌
            霄攀树而上,鲜艳的凌霄花挂满树枝。
         【白雪在河边石板上洗衣,夏风在一边看书。
    白  雪  (唱) 新婚佳期月未满,
               夫妻恩爱如蜜甜。
               句句情话响耳畔,
               绵绵情意醉心田。
               夏风才情令我羡,
               白雪有幸结良缘。
               这才是郎才女貌天作美,
               好日月一步一重天。
         【白雪沉浸在幸福之中,洗衣的双手停留在石板上。
         【夏风坐在河边石头上,甜蜜的看着娇艳的新娘, 情不自禁地。
  夏  风  (唱) 面若桃花瓣,
               明眸亮闪闪,
               恰似芙蓉出水面,
               禁不住心醉神迷起波澜。
          (向白雪撩水。)
  白  雪  (一惊,羞涩地)满山坡都是人,让别人看见……
  夏  风  怕什么?以后你进了省城,就知道什么是现代文明了。
  白  雪  那……也要看在什么地方。
  夏  风  行,看地方,看地方!洗了这么多衣裳,累了吧?走,到那边歇一
            会儿。(拉着白雪走到树下)
  白  雪  夏风,你对我真好!
  夏  风  看你说的,你是我老婆嘛。
  白  雪  你能一辈子都这样对我吗?
  夏  风  白雪!
          (唱)几年来我把你深深眷恋,
              几年来我为你梦绕魂牵。
              夏风我成作家志得意满,
              拥有你更让我锦上花添。
  白  雪  (唱)你是我心中的苍松伟岸,
              你是我心中的巍巍青山。
              只盼望同船渡共驶彼岸,
              比翼鸟展翅飞相爱百年。
  夏  风   (指着松树和凌霄花)白雪,你看。
           (唱)凌霄花挂满树多么烂漫,
               沿苍松舒藤蔓直上九天。
               我甘愿傲苍穹挺然立站,
               让凌霄更灿烂任意攀援。
  白  雪  (唱) 凌霄花开虽鲜艳,
               离开树冠顿枯干。
               如此攀援我不愿,
               要做青松挺然屹立入云端。
  夏  风  好好好!咱作青松,不作凌霄。
          【山坡上,赵宏声正在采草药,引生目不转睛地望着白雪。
  引  生  (唱)引生苦,苦难言,
              多年希望化云烟。
              白天想见不能见,
              夜晚隔窗望她眠。
          (伴唱)
                山坡前,细细看,
              河边白雪似天仙。
              水波荡漾映粉面,
              教人越看越喜欢。
         【引生伸长脖子向河边看。
  赵宏声  (走近引生)疯子,人家都结婚了,你还想哩!
  引  生  鬼混这事做得好,就叫恋爱;霸占这事做得好,就叫结婚。
  赵宏声  又说疯话了,人家正经结婚,咋是霸占?
  引  生  他就是霸占,他霸占了白雪 。
  赵宏声  疯话,疯话!
         【引生突然放声唱起了秦腔《白逼宫》选段:
  引  生  (唱) 叹汉室多不幸权奸当道,
  赵宏声  疯子,你的《白逼宫》唱得再好,白雪都不会嫁给你。(下)
  引  生  (唱)卓莽诛又逢下国贼曹操。
          肆赏罚……(下)
  夏  风  (向高坡上望去)这疯子整天跟着咱,鬼哭狼嚎,简直就是个幽
            灵!
  白  雪  哎,你还别说,他天生一副好嗓子,秦腔唱得有板有眼,跟我们
            出去演出,观众还叫好呢。
  夏  风  县剧团也真是的,连疯子都能跟着去演出。
  白  雪  你总是看不起县剧团。别忘了,你老婆就是县剧团的演员。
  夏  风  忘不了!(模仿戏曲动作)娘子,相公这厢赔礼了!
  白  雪  (指夏风额头)你呀!
          【君亭上。
  君  亭  (唱) 夏君亭奉了命走马上任,
               要带领清风街致富脱贫。
               三角地位置好连接六镇,
               办市场必然是土生黄金。
               求发展搞经济以民为本,
               带乡亲奔小康惠及村民。
               想未来禁不住心潮翻滚,
               做一个敢想敢做的带头人。
          夏风,白雪。
  夏  风
          君亭哥。
  白  雪
  君  亭  大作家,我总算找到你了。
  夏  风  找我有事?
  君  亭  我有重要事想和你商量。
  夏  风  重要事,那就快说。
  君  亭  夏风。
          (唱) 你哥我刚当选支部书记,
               终日里为工作抓腮挠皮。
               一心要求发展搞活经济,
               找不到好项目实在着急
               为此事我多次召开会议,
               要大家动脑筋群策群力。
               经论证选定在三角之地,
               建市场集农贸抓住契机。
  夏  风  好!有想法,有魄力!清风街要发展了。为家乡办好事,我义不
            容辞。说,要我做什么?
  君  亭  昨天,农贸市场立项报告已经上报。你是名人,在县上、乡上
            都能说上话,这件事还得你帮忙。
  夏  风  没问题,县上、乡上我打电话联系。
  君  亭  有你这句话,哥我就放心了。夏风,哥还有事求你哩。
  夏  风  有事尽管说,跟你弟还说什么求不求的?
  君  亭  好我的兄弟呢!
          (唱) 立项审批是道坎,
               更难赤手耍空拳。
               东奔西走来筹款,
               启动资金尚未全。
               只怕立项再搁浅,
               求你帮忙渡难关。
  夏  风  (唱) 清风街,把我养,
               走到天涯揣心间。
               理应为它做贡献,
               乡亲富裕我欣然。
               哥你放开手脚干,
               缺资金有为弟省市县里去化缘。
  君  亭  好兄弟,哥我先谢谢你!
  白  雪  君亭哥,我回团里排一台秦腔经典折子戏,在咱古戏楼上固定
            演出,留住客商,增加效益。
  夏  风  三句不离本行。要我说,开发是系统工程,在农贸市场附近建
            一座宾馆和一个现代化的演艺厅,做一台时尚的歌舞节目,这
            才能招徕客商、留住客商。
  君  亭  好主意!我马上跟开发商联系,让他在设计方案中把这个项目
            规划进去,一步到位。
  白  雪  君亭哥,你别听他说!歌舞在什么地方都能看到,到清风街就
            是要看秦腔。
  夏  风  秦腔,秦腔,你就知道秦腔,就凭你们和疯子,还不把客商吓跑
            了?!白雪,咱再不唱秦腔了,调到省城去,彻底改行行不行?
  白  雪  咋?又要让我做凌霄,靠你攀援?
    夏  风  (笑着)看我,又忘了。白雪不是凌霄,是青松。
         【三人同笑。
         【光渐暗。
         【舞台一角,一束光照在引生身上。
  引  生  (唱秦腔《哭祖庙》选段)
               自孝平国威衰王莽篡汉,
               毒药酒害平帝龙驾归天。
                ……

                           第 二 场


         【幕启。
         【紧接前场。
         【街口。
         【一棵高大的老槐树枝繁叶茂。
         【槐树下坐满了男女村民,三三两两有说有笑,君亭、上善、金
            莲、赵宏声、三踅也在其中。
         【引生独自靠着大树坐着,默不作声。
         【翠翠衣着时尚地上。
  女青年  (急跑上前)翠翠,这么漂亮啊!在城里挣了不少钱吧?这次去,
            把我带上。
  翠  翠  你妈愿意?
  女青年  大家都往外跑,管她呢。
         【几个女青年围上。
  众      城里工作好找吧?把我们也带上!
  一妇女  看看看,收拾的那样儿,谁知道在城里都干啥哩!
  金  莲  少胡说,政府号召进城打工,别把人想歪了。
  三  踅  疯子,霜打了?来一段秦腔么。
         【引生不理。
  赵宏声  哎呀,还不言传。你看,白雪来了。
         【引生急忙站起向远处看去。
         【众哄然大笑。
         【村头路口。
         【夏天义穿着一身干部服,二婶给夏天义拽衣服。
  二  婶  他爹,你今天咋想起要穿这件干部服吗?
  夏天义  看你说的,谁规定的我今天不能穿?
  二  婶  能穿,能穿,穿上赶快去开会。
          (二婶隐去)
  三  踅  看,老主任把干部服穿上了。
         【众窃窃私语。
  一妇女  唉!为了咱的地,老主任乡干部没当成,连村主任都丢了。
  赵宏声  怪他不识相么。他这个人,一辈子都是共产党的一杆枪。土改
            分地,公社化收地,改革开放又分地,简直就是清风街的毛泽东。
            眼看要脱农民皮了,把上任的干部服都做好了,人家修国道,他
            带人去挡,落了个被罢免的下场。
  三  踅  免了一个夏天义,上了一个夏君亭,弄来弄去,清风街还不是人
            家夏家的天下?
         【夏天义上。
         【议论声戛然而止。
         【君亭、上善、金莲齐上前迎接。
  君  亭  二叔来了。
  上  善
          老主任。
  金  莲
  上  善  静一静,静一静,现在开会。首先,请村支书君亭讲话,大家欢迎!
         【众鼓掌。
  君  亭  乡亲们,今天是我们新班子上任后第一次村民大会。咱清风街
            是州河岸边弛名的古镇,自古交通便利,商贾云集,商业发达。
            我们镇上到现在还有油坊、染坊、铁匠铺、纸扎店,不少人都
            有丰富的经商经验。中央号召发展经济,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
            新班子决定,带领大家发展经济,脱贫致富。
  三  踅  君亭,别吹大话,只说你们咋干哩?
  众      对,支书。
  赵宏声  新官上任三把火。支书,你们第一把火准备咋烧?
  君  亭  开这个会,就是要告诉大家村委会的决定。我们要在三角地带,
            建一个农贸市场。
         【众议论纷纷。
          —— 建市场,好啊!
          —— 有了市场,卖东西就不用往山外跑了。支书,先给我一个
            摊位。
          —— 我也要。
          —— 也给我留一个。
  夏天义  不务正业!
         【众惊。
  君  亭  二叔。
  金  莲
          老主任。
  上  善
  夏天义  农民不种地,办什么农贸市场。君亭,你刚当上书 记,这第一
            脚可不能踩到空里啊!
  君  亭  二叔,办农贸市场是经过反复考察论证才决定的。
  夏天义  什么考察论证,简直是胡闹!
  金  莲  老主任,你让支书把话说完嘛!
  君  亭  二叔。
          (唱)二叔你莫生气听侄言讲,
              这件事并非我乱做主张。
              为拯救清风街衰败模样,
              让经济大发展走出泥塘。
              三角地建一个农贸市场,
              要集散农产品方圆六乡。
              修一个大宾馆装修高档,
              建一座演艺厅市场一旁。
  翠  翠  哎呀,太好了!咱清风街也和城里一样了。
  女青年  翠翠,你歌唱得好,咱们到演艺厅去唱歌。
  金  莲  (唱)水泥摊位蓝色帐,
              天阴天晴都无妨。
              日日市场都开放,
              要让那核桃、板栗、木耳、蘑菇、
              山珍野味源源不断出山岗。
  一男人  市场办在门口,再不为卖土特产发愁了。
  众      是啊,是啊,这可就方便多了。
  上  善  (唱)几百个摊位费如水流淌,
              住宿费娱乐费日金斗量。
  君  亭  (接唱)
                定要让清风街改变模样,
              带领着众乡亲奔向小康。
  众      好,好——
  夏天义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唱)集市并非你们想,
              百年形成遍六乡。
              东有黑龙潭,
              西边有茶坊,
              北边西山湾,
              三五七天各短长。
              集散地是你们白日梦想,
              穷山区有多少物资流通向远方?
              清风街底子薄经商无望,
              怎能够用好地去办市场。
  一老头  老主任说得在理,办市场哪有那么容易?
  君  亭  二叔,我知道土地是你的命根子。
  夏天义  那几十亩可都是好地啊!
  引  生  谁都知道,那几十亩地是插根筷子都开花的地方。
  一老头  是啊。当年,我们在三角地创造过亩产过千斤的记录,拿过全
            县的红旗……
  翠  翠  什么年代了,还翻老皇历呢。
  众青年  就是嘛,听支书说今后咋办。
  君  亭  现在,村里外出的人越来越多,地越来越没人种。
  夏天义  (语重心长地)君亭,好好给群众做做工作,教大家不要光想着
            往外跑,要把地当事啊!
  君  亭  二叔,这是潮流,政府也号召大家进城打工。
  夏天义  不管谁号召,土农民,土农民,没土算什么农民?
  君  亭  人要只靠地,能收多少粮,粮又能卖多少钱?
  翠  翠  现在不是十年二十年前,光有粮食就是好日子。
  君  亭  粮食价一个劲往下跌,化肥、农药、种子一个劲往上涨,就是
            多几十亩地,能给农民多少实惠?现在村里打工的人越来越多,
            家家都有地荒着。他们不缺地,缺的是钱。
  夏天义  钱钱钱,离开了地,他们就有钱了?君亭。
          (唱)你当干部发号令,
                号召农民去打工。
              如今又做新决定,
              轻农重商胡成精。
              逼着农民离开地,
              到头来农不农工不工乡不乡城不城没根没底成浮萍。
              劝你立即收成命,
              改弦更张重农耕。
  君  亭  二叔!
          (唱)农耕时代成过去,
              靠它致富行不通。
              多年农民把地种,
              依然过的穷光景。
              如今正逢好机遇,
              紧紧抓住不放松。
              不拘一格求发展,
              农工商贸一条龙。
              兴办市场已决定,
              岂能收回改初衷?
  夏天义  这么说,农贸市场你是非办不可?
  君  亭  二叔,开发计划已经上报,乡上一批下来,马上破土动工。
  夏天义  你一上任,就要糟蹋几十亩地,以后还不把清风街卖了!告诉你,
            你不改变决定,我就到乡上去告你!
  君  亭  随便!
         【众惊愕。
         【切光。
         【舞台一角,一束光照在引生身上。
  引  生  (唱《周仁回府》选段)
              夫妻们分生死人世至痛,
              一月来把悲情积压心中。
              ……

                           第 三 场

         【几日后。
         【县剧团简陋的排练室。
         【全场光起。
         【白雪和一男演员正在排演《三滴血·虎口缘》,周围是正在
            练功的男女演员。
  男演员  这一小姑娘,你将我拦住是怎的呀?
  白  雪  嗯,你看这空山无人,我不拉你可再拉何人呀嘛!
  男演员  哎呀!只管对你讲说,我父尚无下落,我要上山求签找寻,你将
            我拉住是怎的?哎,你撒手!
  白  雪  相公,我二老也不知下落么!
  男演员  哎,你二老不知下落,你就该自己去找哇!你将我拉住……
         【一女演员急上。
  女演员  停停停,别排了,别练了!
         【众一惊。
  一演员  出什么事了?
  女演员  什么事?天大的事。县上给咱派来的新团长,跑到教育局当副
            局长去了。咱这烂摊子,就没人愿意来。
         【众顿时议论纷纷。
          ——唉!难怪人都说,剧团是上至国务院,下至卧牛圈。说它不
            行吧,夏团长上任,带咱巡回演出了一圈,就当了副县长;说它
            行吧,连一个团长都派不来。
          —— 现在,谁不想到有权有钱的单位去?咱这剧团,要钱没钱,
            要权没权,工资都不能按时发,谁愿意来受这罪?
          —— 可不是?咱复排折子戏,打了一万块钱的报告,到局里你
            推我,我推你,到现在都没人签字。
          ——还说秦腔是梆子腔的鼻祖,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哩,整
            天口上喊保护保护,想解决问题,你就是把腿跑断、嘴磨烂,都
            没人说话。
          ——要我说,这剧团迟早都是个散,不如趁早散伙。
          ——散,散了大家咋办?
          ——从古到今,艺人没有饿死的。出去唱堂会,照样能挣钱。
          ——说得轻巧,咱剧团成立五十多年了,说散就散了?
         【众沉默叹息。
  白  雪  (背唱) 声声振聋又发聩,
                 句句刺痛我的心。
                 排经典为的是把剧团重振,
                 却未料盼不来领头之人。
                 怎忍看县剧团日日衰退,
                 怎忍看大秦腔灭亡濒临。
                 危难时白雪我当负重任,
                 挽狂澜带大家破浪前奔。
          大家别灰心,剧团不能散。我去找局领导,主动要求当团长。
  众      (一惊)你当团长?!
  一演员  白雪,你没事找事呢,这摊子你敢收拾?
  白  雪  总得有人来收拾。我想好了,咱们一起把剧团撑起来!
         【众一齐鼓掌。
  白  雪  (激动地鞠躬)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夏风上。
  夏  风  哟!什么事这么高兴?
  白  雪  夏风。
          ——呀!作家回来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白雪,快去招呼大作家。
         【众笑。
         【舞台一角,引生放声高唱:
                 喝一杯白烧酒淋漓酣畅,
                 咥一碗biangbiang面满嘴留香,
                 吼一声大秦腔激情燃放,
                 捧一把黄泥土荡气回肠。
         【暗转。
         【白雪宿舍。
  白  雪  (递茶杯给夏风) 刚要给你打电话,你就回来了。
  夏  风  (接过茶杯)有事吗?
  白  雪  当然。我有好事告诉你。
  夏  风  我也有好事告诉你。
  白  雪  那你先说。
  夏  风  还是你先说。
  白  雪  我有了。
  夏  风  有了?有什么了?
  白  雪  你要当爹了。
  夏  风  (高兴地)真的?
  白  雪  真的。
  夏  风  (把茶杯放在桌子上,高兴地跳起来)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白  雪  看你,让别人听见了。
  夏  风  我就是要让大家听见,我还要向全世界宣布,我夏风有儿子了!
         【两人对视会心地笑。
  白  雪  你不是说有好事告诉我吗?什么事?
  夏  风  你猜。
  白  雪  又出书了吧!
         【夏风摇头。
  白  雪  当作协主席了?
         【夏风又摇头。
  白  雪  别卖关子,快说!
  夏  风  我给你把单位联系好了,你就要进省城了,我们再也不当牛郎
            织女了。
  白  雪  我不是说过,我不去嘛。
  夏  风  白雪!
          (唱) 白雪你抬起头四周观看,
               这剧团处处是破烂不堪。
               从恋爱我就有一个心愿,
               要调你到省城把命运改观。
               国际化大都市魅力无限,
               全世界共瞩目古都长安。
               西有高新科技苑,
               东有浐灞生态园。
               晨钟暮鼓声不断,
               雁塔广场舞喷泉。
               大明宫,芙蓉园,
               唐城遗址不夜天。
               音乐厅,美术馆,
               现代生活享不完。
               逢周末共徜徉曲江池畔,
               好夫妻同携手月下花前。
  白  雪  (唱) 我也把大都市梦中向往,
               我也把小日子挂在心上。
               我也想能与你相依相傍,
               我也想好夫妻入对出双。
               怎奈是县剧团日下每况,
               没有人愿做这领头之羊。
               我已经向大家表明志向,
               去请缨当团长把重担承当。
  夏  风  胡闹!
          (唱) 你做此事欠思量,
               何曾把我放心上。
               即使不为你着想,
               也该为儿作主张。
               省城县城不一样,
                 孟母三迁为儿郎。
               调动之事早已讲,
               如此固执为哪桩?
  白  雪  (唱) 夏风你口口声声要调动,
               你何曾想过白雪通不通。
               我自幼进剧团旦行专攻,
               十多年如一日刻苦练功。
               为练功我也曾受伤忍痛,
               为练功我也曾滚雪卧冰。
               为练功我也曾中暑染病,
               为练功我也曾苦泪暗吞。
  夏  风  知道,知道,所以我才要让你彻底改行嘛。
  白  雪  (唱) 十多年与秦腔朝夕与共,
               十多年与秦腔血脉相通。
               十多年伴秦腔酣然入梦,
               十多年演秦腔留下美名。
               秦腔已深深地融入生命,
               秦腔已深深地扎根心中。
               离开它我好似无根浮萍,
               离开它我好似断线风筝。
               秦腔铸就我魂灵,
               灵肉水乳紧交融,
               今生今世难分解,
               岂能舍它调省城。
  夏  风  你爱秦腔,秦腔咋不爱你呢?秦腔都没落成啥样子了,你还能
            弄出什么名堂?
  白  雪  我还没试,你咋知道我不行?
  夏  风  本身成了泥牛,你还能入江过海?省工会是多少人向往的单位,
            从一个演员到省直机关的干部,你一步登天……
  白  雪  登什么天呢?让你不写文章,永远不拿笔,你愿意不愿意?
  夏  风  唱戏能跟写文章相提并论?
  白  雪  唱戏咋了?唱戏不如你写文章?都怪我虚荣,我不该攀高枝,鸡
            就是鸡,鸡不是凤凰,住不了你的梧桐树。
  夏  风  你讲不讲道理?
  白  雪  我是秦腔演员,离开剧团,你让我干什么?
  夏  风  干什么都比唱戏强!
  白  雪  你当初咋不嫌我是唱戏的?现在嫌了。我告诉你,我就呆在县
            剧团,我就是要唱戏!
  夏  风  你要留在县剧团,就把孩子打掉。我夏风的孩子,不能呆在这
            小县城。
  白  雪  你,你!(望着夏风惊呆在那里)
         【切光。
         【舞台一角,一束光照在引生身上。
  引  生  (唱《藏舟》选段)
              若不是渔家女聪明有胆,
              险些儿落虎口命难保全。
              月光下把渔女偷眼观看,
              这样人真让人替他心酸……

中国秦腔网,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2

鲜花
1

握手
1

路过

雷人

扔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墨瀚 2012-2-23 11:08
很给力的帖子,希望再接再厉,继续支持!
游客 2012-2-25 18:07
好,支持,大力支持,支持,大力支持,支持,大力支持,支持,大力支持
王明明 2012-10-18 20:49
{:soso_e179:}

查看全部评论(3)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QQ|手机版|站点统计|备案 ( ICP12003179   

GMT+8, 2021-2-23 18:07 , Processed in 1.121029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