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秦腔网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
【公告】中国秦腔网迎来12周岁生日,本站新增“一键分享”功能,文章、帖子、日志、相册等只需一键就可以转发到个人空间,欢迎使用。

漫话《周仁回府》

1970-1-1 08:00| 发布者: 中国秦腔网| 查看: 1873|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秦腔网|来自: 中国秦腔网

【严正声明】“来自:中国秦腔网”的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严禁以任何形式复制转载,违者必究!
熟悉秦腔的人,没有人不知道《周仁回府》的。在西北这块秦腔的沃土上,《周仁回府》几乎就成了秦腔的代名词,而秦腔却又不是以《周仁回府》而为外人知晓的,道理没什么深奥的,“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大抵世上的事情都符合这个规律。 现在称《周仁回府》为秦腔传统剧目,但比起《蝴蝶杯》《烙碗计》《串龙珠》《游西湖》这些戏,他还是非常年轻的,从正式演出到现在,不过80余年时间,跟《三滴血》差不了几年。这个戏的本子原名叫《忠义侠》,是陕西皮影戏的剧目,民国初年由当时的名须生李云亭移植过来,但演的不是全本,只有其中的两折,全名叫《悔路回府》。叫《悔路》缘于皮影叫法,叫《回府》就有一段故事了:李云亭艺名“麻子红”,是清末民初西安最有名的须生大家,他有一出拿手戏叫《霍光回府》,其中霍光这个人物当时的处境跟周仁非常相似,都是以自妻代人出嫁,李先生演《回府》时就把霍光的表演程式用到了周仁身上,戏名也就顺着叫《回府》了。现在大家看到的周仁都是小生演的,李先生演的时候也不挂口条,须生应工,之所以这样演,那是根据人物身份决定的,周仁年少却饱经沧桑,老练沉稳,比较特殊,在行当上不适合小生路子,这种演法就此形成传统流传下来了。李先生于1914年进入易俗社任教,把这出戏传给了他的学生刘毓中,高希中,到三意社又传给王庆民、李益中,之后到榛苓社又传给了和家彦。刘、和、高、王、李演的都是李的路子,也只演《悔路回府》;高希中后来到了兰州,但这出戏却没有在甘肃产生什么影响,因为甘肃秦腔的演法却与陕西不一样,甘肃秦腔的《周仁回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演的,现在也没办法知晓了,但甘肃的演法却是纯须生的,挂髯口,而且注重技巧,据说在《悔路》一折中周仁有108种水袖表演,当然现在是失传了。三意社的《悔路回府》在王庆民、李益中之后,移手给苏育民,苏演的时候也是须生演法。刘毓中先生演的周仁,质朴稳健,给人一种沧桑感,非常成熟,他在易俗社又将这出戏传给了伍庶民、耿善民和稍后的雒秉华。大约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剧作家王绍猷针对这出戏的一些不合理成分,借鉴皮影本子,做了改编,初名《新忠义侠》,初演于1939年,由易俗社演出,名须生耿善民、雒秉华双演周仁,名小生康顿易、杨令俗双演杜文学,名旦宋上华演胡秀英,名旦高符中、刘建中双演李兰英,丑角大师马平民演奉承东,阵容齐全,演员都是出类拔萃的名家,当时就引起轰动。而雒秉华演的周仁在当时更是红极一时,下面摘录王绍猷先生对雒演《哭墓》一段的描述:“尤其出色者,周仁哭墓一段,每字出口,风云为之变色,星辰为之失度,真是一声哭到伤心处,使人毛骨悚然六月寒,不但周郎垂泪,即壮士亦失声也”。雒的周仁,慷慨激昂,奔放豪迈,表演动作夸张,声嗓非常好,唱腔动人,是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梢靠前一点的耿善民先生,在刻画人物上有独到之处,“小生泰斗”靖正恭先生回忆说:“耿先生的周仁,是我看到的最好的一位,尤其是周仁在府门外徘徊思索的一段表情动作, 是任何一位演员都比不上的”。耿先生的周仁,冷峻深刻,做派倜傥洒脱,演戏意境深远,内涵丰富。他是一位难得的革新家,只可惜在当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他的许多独创的表演程式及唱腔也随着他的早逝而悄然消亡了,这无疑是一笔莫大的损失! 新版的《忠义侠》上演引起轰动后,各地剧社纷纷移植演出,其中集义社的赵集兴和外来剧团的女须生黄金华最有影响力。赵集兴只闻其名,对于他的艺术足迹,无从查询;黄金华的路子纯一色的雒秉华翻版,声嗓好,唱腔帅,台风硬,路子正,是女周仁中的佼佼者。在时间转入50年代以后,这出戏慢慢的发生了一些变化。风华正茂的任哲中,以出演《悔路回府》而初露峥嵘,既而拜师刘毓中,又向封至模求教,开始尝试以小生应工这出戏,这在当时的秦腔界是破天荒的,初演时即遭到内行外行的讽刺打击,包括其师刘毓中先生,最初也是不同意这样改的。但任哲中毕竟是任哲中,“文革”前即演的小有名气,“文革”中,其他演员都靠边站了,惟独他别出心裁,演《骆驼岭》,用老腔老调唱现代戏,这一次歪打正着,唱戏没耽搁,而且更赢得了人缘。“文革”后重新演传统戏,他顺理成章的成为这一阶段的秦腔风云人物,此时再抬出他的小生版《周仁》,已没有人再说什么话了,似乎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不过这条路走的也不是很顺畅。任哲中的周仁,最能产生爆发力的就是他的那个“任家”腔,这是谁都没法否认的。他的工架不好,改戏自然要避免这个短处,不过,他也很重视技巧的,例如《悔路》中的帽翅功就是他从蒲剧名家阎逢春那学过来的,以后演周仁的演员都要耍,已成定规了,再如他独创的单腿挪步,也很见功力。他的那个“任味”,有人说是西府腔,我个人不这么觉得,西府腔我也听过,他的唱腔里也有点意思,但就说那是西府腔,这是不对的,再说了,西府腔也不是任的那种唱法,而他唱的也不是西府味,他就是他的那个“任家腔”,别人都没唱过的,只有他自己是那么唱的,有特色,有风格,说他是独树一帜,一点都不过分。 如今在陕西又流行所谓的“七代”活周仁,即李云亭、刘毓中、雒秉华、赵集兴、黄金华、任哲中、李爱琴。这里面没有耿善民先生,我觉得有点遗憾,从历史的角度上看,这是不公平的,最起码已经抹杀了耿先生的创造,提起耿先生,他属于那种内红外不红的艺术家,就象当年的杨宝森一样,只不过耿先生没有杨先生幸运,杨先生死后红了起来,一度曾有“无生不杨”的鼎盛场景,而耿先生却是一死百了,什么都没有了,甚至到现在连他的生卒年都没人晓得了。耿先生在易俗社唱了一辈子戏,曾两次进京,被京剧同仁誉为“秦腔马连良”,能与马连良先生相媲美,这是何等的荣誉?在秦腔界,这样的人才犹如凤毛麟角,不过区区几人而已,而秦腔于斯,则未免让人心寒。易俗社90庆典,只字未提耿先生(不单是耿先生),似乎其人与该社无有渊源一样!悲哉,遥想当年的刘箴俗、刘迪民、马平民、苏牖民、路习易、雒秉华及后来的王天民、孟遏云等,晚景凄惨自不待言,死后竟如草芥一样,不值一提,诸如此类数典忘祖之事,对秦腔来说,如家常便饭,前人用心血甚至生命换来的宝贵遗产到今天都被糟蹋浪费的不成其形,如此作为,“振兴”二字,从何谈起?

鲜花

握手

路过
1

雷人

扔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中国秦腔网公众微信
联系我们
中国秦腔网QQ群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手机版|站点统计|й ( ICP12003179   

GMT+8, 2019-4-26 23:39 , Processed in 1.07986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