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秦腔网| 首页 评论 查看内容

[资料]谈谈秦腔改革(刘毓中)

1970-1-1 08:00| 发布者: 中国秦腔网(趔趄提供)| 查看: 1349| 评论: 1|原作者: 中国秦腔网(趔趄提供)|来自: 中国秦腔网


    开展秦腔改革的讨论,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想就此谈谈自己的看法。在我们戏曲发展历史上,秦腔和其它剧种一样,始终处于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中。今天为了适应四个现代化的需要,我们更应该认真地、进一步地执行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把秦腔改革工作推向新的阶段。

     秦腔改革,首先必须很好地学习和继承传统。秦腔是流传在我国西北地区的一支主要地方戏曲,是我国古老剧种之一,无论在剧目、表演、音乐等方面,都有着极其丰富的艺术遗产。解放后,在党的领导下,各级文化主管部门积广大戏曲工作者,十分重视学习、继承、发展秦腔艺术的工作,组织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挖掘遗产、抢救传统剧目及表演艺术,推动了秦腔艺术的革新和发展,舞台上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景氏然而,在林彪、“四人帮”封建法西斯文化专制主义的疯狂摧残下,万马齐喑,百花凋零,我们古老的秦腔也是在劫难逃!多少艺人横遭迫害,甚至致残致死,使许多宝贵的传统艺术随人而逝,许多剧目和传统艺术资料付之一炬,加上青年演员这些年来少见寡闻,对传统艺术一知半解,使得整个秦腔艺术传统,青黄不接,后继乏人,大量艺术遗产.濒于失传的危险。这十年浩劫,确实给秦腔艺术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因此,目前谈秦腔改革问题,我觉得当务之急,首先应该抓紧现存老艺人的传艺工作。老艺人有着丰富的艺术实践,是秦腔艺术的宝贵财富,应立即组织中年、青年演员把他们的拿手戏和表演技巧继承下来。甚至对一些内容虽不甚好,但确有独特表演技巧的剧目.应把它们继承下来,作为借鉴,不要使这些技术失传。于此同时,还应该组织人力,对他们的表演经验进行文字总结。关于秦腔的剧目、史料、前辈的剧照、唱片等艺术资料,建国以来,党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搞了许多。但因没有很好地编印、保管、复制,文化大革命中都散失厂,有许多资料甚至连根都断了。现在急应加紧收集编印,像秦腔的脸谱就很丰富,过去有关单位收集了不少,但一直没有整理编印,仅有的底稿很容易散失,有些名艺人已经不在了,但还保存有录音或唱片,如生行的苏育民、袁克勤,旦行的王天民、李正敏、何振中,净行的田德年、张健民,丑行的汤涤俗、晋福长等,可以把他们的唱腔记录成册,供研究秦腔、摘音乐创作和青年演员学习使用。还有些同志过去花了毕生精力写了许多有关秦腔的论文,如范紫东的《关西方言钩沉》、《乐学通论》,封至模的《戏曲辞典》、《秦腔名艺人传略》,王绍猷的《秦腔记闻》等,以及报刊上发表的许多论文和表演艺术经验等等,都应进行收集、编印,这些材料对于学习;继承、研究改革秦腔艺术都是非常重要的。 学习、继承传统,是为了更好地改革、发展和创造,只有很好地学习、继承了传统,才能有效地、更好地进行秦腔改革。从古到今,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一成不变是不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但是如何改?我觉得必须在秦腔艺术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不能违反它的艺术规律和风格特点,否则就会搞成非驴非马的四不象,就会脱离群众,前辈艺术家的革新创造经验是值得我们很好地继承发扬的,以易俗社来说,早在民国初年就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工作。像脍炙人口的《柜中缘》里,“许翠莲来好羞惭”一段唱中的“这才是手不动红,红自染”、“转面来我把相公怨”,以及《双锦衣》、《西施浣纱》等剧小的唱腔,秦腔原来并没有这样唱法,这是陈雨农、党甘亭、赵杰民等老先生在秦腔的基础上发展创新的。他们为了使秦腔文场乐器更好的为唱腔伴奏,把秦腔原来为首的弦乐二股弦,改为板胡为首,这在当时来说是个了不起的改革,后来就被承认,广泛采用了。还有我演的《殷桃娘》里的楚霸王,《双诗帕》里的李太白,《韩宝英》里的石达开等,在陈、党、赵和唐虎臣先生的指导下,无论从唱、念、做、打以及化妆、服装造型等方面都进行了较大的革新创造,发展丰富了秦腔艺术。不过那时没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方向不明确。但是总觉得应该改革,应该适应社会发展的潮流。解放后,在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方针指引下,方向明确了,我们按照这个方针不断前进,改革了许多剧目,像《游龟山》、《三滴血》、《火焰驹》、《游西湖》、《赵氏孤儿》等,从政治上到艺术上都取得了很好的成就,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成为秦腔的优秀代表剧目,使秦腔艺术,犹如老树红花,新枝添叶,获得了新的生命。这些改革之所以能得到广大群众的批准和喜爱,与认真学习,继承传统,遵循秦腔艺术规律,发扬它的风格特点,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说,不掌握秦腔艺术规律,就不能很好地进行革新创造,甚至还会把传统里的优秀东西当糟粕否定了。过去“四人帮”搞阴谋文艺,摧残地方剧种,使我们的秦腔改革工作遭到了灾难,这个教训应引以为戒。现在有些剧目中除唱念外几乎京剧化了,有些场面运用秦腔传统的手法完全可以搞得更好,但却不用。还有像《游龟山》、《铡美案》及《辕门斩于》等杨家将戏中的卢林、包拯、焦赞、孟良的脸谱也都采用京剧的。我不是说秦腔脸谱就十分完美,不需要改革,京剧脸谱就不能借用。我觉得秦腔里,这些人物的脸谱是有秦腔的特点的,这些脸谱和人物的表演、动作、音乐锣鼓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风格特点,滥用京剧脸谱,必然就和各方面不协调,破坏了秦腔艺术风格的完整性,违背群众的欣赏习惯。秦腔在全国剧种小比较古老,有比较完整的一套传统东西,我们应该认真学习继承,掌握运用,在保持它的风格特点的前提下,吸收其它兄弟剧种的长处不断革新创造,才能使秦腔不断发展前进。民国初年我演的楚霸王、石达开,在武打方面就吸收了许多京剧东西,不但没有损害秦腔的风格,而且丰富了秦腔的表演艺术,我演的《卖画劈门》、《烙碗计》、《周仁回府》,就不是秦腔原来的剧目。 《卖》剧和《烙》剧是我父亲刘克杰(木匠红)和陆顺子分别从汉调二簧学习溶化为秦腔的。《周》剧是陈雨农和李云亭(麻子红)从皮影碗碗腔移植成秦腔的。现在这些戏已经成为秦腔的传统剧目了。实际上这是前辈艺人吸收其它兄弟剧种的特长,在秦腔风格特点的基础上发展创造的结果。这些优良传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无论是学习继承,还是革新创造,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勤学苦练的问题。要使秦腔艺术得到提高发展,不能数十年如一日地刻苦钻研业务,那么,一切都是空谈,特别是一些年轻人,更应重视这一点。业精于勤荒于嬉。十年来,“四害”干扰破坏,思想混乱,基本功荒废,有的甚至沉溺于小家庭生活,对业务不钻研,不苦练,盲目满足,这是绝对要不得的。基本功好比打地基,有了坚实的地基,才能很好地建造房子,这个道理是很浅显的,好高骛远,贪抄捷径的心理,却常常妨碍人们去认识这个最普通的道理。我们不但在开始学习的时候,应当重视基本功锻炼,就是到了获得卓越技能之后,也应不断的练功。许多表演艺术家取得的光辉成就,绝非一朝—夕而来,不经一番寒霜苦,那得梅花放清香。常常看到一些青年演员演戏,基本的身段抖袖、台步往往都做不好,看着叫人担心,还谈什么革新创造呢?过去老艺人讲“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我们年青时练功大多是露天广场,在雪地里统,在烈日下练,巡回演出时,跟着拉戏箱的老牛车还要练跑园场、走台步,所受的若和今天的优越条件是无法相比的。今天我们如不勤学苦练,如何能对起党和人民!现在基本功练习,大多练京剧的东西,而且着重于翻、打。我觉得这些也应该练,但首先要练好秦腔的唱、念和抖马、拉架、三捶、摩捶、搜门等基本功。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学,甚至一看就会,但真正学好弄通是不容易的。会容易,还要熟、精、化。熟,就是熟练,手、眼、身、步、法准确无误;精,就是精通,精通这些程式的性能,才能结合剧情和角色,灵活运用;化,就是在演戏时运用自如,所谓有规矩的自由,化程式于角色之中。再就是要从传统的优秀剧目练起,因为这些戏,都是经过许多前辈精心创造和不断加工的,有许多精湛的艺术技巧,学习它,能够为青年演员在表演技巧方面打下良好的基础。另外,还要多学、广学。青年人身强体壮,精力充沛,记忆力好,应当珍惜青春,多学些东西,拾到篮子里都是菜,无论是传统的,其它行当的,外剧种的,学得多了,知识丰富了,就会提高自己的艺术素质,自己的专行就会自然地得到充实、提高。博采众长,兼收并蓄,有成就的演员皆是如此。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学一出戏是比较容易的,但真正要把戏演好,自己就要下功夫“修行”。特别是学老艺人的东西,路子好会,但要领会其独到的技巧,就要靠自己刻苦琢磨。我过去学李云亭先生的《拆书》、《杀驿》等戏,都是李先生在他家的坑头上边吸烟,边用烟签子比划出来的。并不像今天的排戏,一招一式地教许多天,还要带乐、彩排。那时老师能说个大路子,就算不错了,全靠自己认真观摩,偷精学艺,苦练勤钻,边实践边总结,—天一天就会日臻完善。艺术上一蹴而成的事是没有的。

    最后,我深深感到,无论学习继承或者改革创新,都必须坚持学习政治和文化知识。秦腔艺术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要为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服务,如果没有明确的政治方向,没有广泛的文化知识,我们就不可能深刻地理解剧情、人物,不能理解,当然就谈不到体现了,纵有较好的技术,也难塑造出成功的人物。我们秦腔遗产丰富,但从业人员文化水平普遍较低,所以就不能很好地继承发展。解放后虽有所改变,但比起其它兄弟剧种,仍很落后,我们应该加倍努力赶上去。“长征接力靠后人”,希望青年同志在加强业务锻炼的同时,要重视政治、文化知识的学习,以适应现代化的要求,把秦腔的改革工作推向新的阶段。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扔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司马坡下人 2018-3-17 10:19
刘毓老的文章,珍贵。

查看全部评论(1)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QQ|手机版|站点统计|备案 ( ICP12003179   

GMT+8, 2020-12-5 10:13 , Processed in 1.09645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