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天涯社区 复制网址 更多

中国秦腔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中国秦腔网: 首页 新闻 查看内容
【公告】中国秦腔网迎来12周岁生日,本站新增“一键分享”功能,文章、帖子、日志、相册等只需一键就可以转发到个人空间,欢迎使用。

[乱弹]也谈周仁

1970-1-1 08:00| 发布者: 中国秦腔网| 查看: 1074|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秦腔网|来自: 中国秦腔网

【严正声明】“来自:中国秦腔网”的原创文章,未经书面授权,严禁以任何形式复制转载,违者必究!
呵呵,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关联到戏曲情节的安排问题应该从戏曲产生的基础来看,这样也好理解一些。 《周仁回府》这出戏发生在明朝,明王朝是理学发展到顶峰的时期,大概稍微了解一点历史的朋友都知道,明王朝对传统的“忠孝节义”的崇尚是其他任何朝代都无法攀比的。举个例子吧,明王朝时期,丈夫死后,妻子守节不嫁则被视为是义妇烈女,政府就会出面给她立一座贞节牌坊,以示褒扬。在家庭中,妇女毫无主权可言,传统的这种“礼”、“义”、“忠”、“节”等牢牢的束缚着人们的思想,而戏曲中出现的周仁“以妻易嫂”的做法正产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周仁献妻,忠义俱全,在当时人们的头脑中,相对于夫妻感情,这是至高无上的,是主要矛盾,其他的则都变成次要的了;而对于周仁的妻子而言,能替丈夫保全名节,忠义兼顾,这也是妻子所应有的美德,符合贤妻义妇的标准,所谓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这与当时的历史背景是紧密相连的。 周仁的思想斗争,主要的就是“忠义”与“夫妻之情”的斗争。周仁是杜府的门客,他必须有“忠”;同时,他与杜文学又是把子兄弟,对朋友又得讲这个“义”字,如果周仁为保全自己,献出嫂嫂,那么忠义全无,也如戏中所云,是“衣冠禽兽”;当然,周仁没这么选择,而是选择了“忠义”,这样他付出了丧妻的代价。在两者之间的斗争中,人物内心的矛盾斗争是相当激烈的,秦腔中《悔路》《回府》两折就是体现这一思想斗争的,同样,这也是考验演员艺术功力的地方。我这里针对老冯唐朋友提出的疑义阐述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老冯唐朋友给周仁提供了三种选择,但我觉得都是行不通的:远走高飞显然不现实,戏中也提到了,严府爪牙众多,罗网遍布,逃走只有死路一条,这条路是不通的;一起玉石俱焚,周仁也想过,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为什么呢?因为他身负“兄托嫂”的重任,自己死了事小,完不成兄长的重托,而且肯定又连累到兄长,他的“忠义信”体现在那里呢?做为一个读书人,又受到那样深的理学熏陶,他是不可能这么做的;自己李代桃疆去严府,就算是刺杀了严年,但无疑又暴露了真相,两个弱女子怎么逃离罗网?杜文学又如何得救?如果都遇难了,这复仇大计谁来完成?显然,这三个选择都是不周密的,唯一就是以妻代嫂,瞒天过海,暗度陈仓,而实行此计划的有利因素就是周妻与杜妻长的很象。 二,周仁下套,确有此事,任版《周仁》中,《回府》一折,采用老本,丝丝入扣,环环相连,气氛紧张,高潮迭起;李版《周仁》略做了些改动,改为周仁向妻子言明事情原委,采用夫妻商量的方法演绎剧情,这样改突出了人物感情,更具人情味。至于下套不下套,那也是戏里这么演了,而一旦周仁想好了应急的办法,回家之后还能对妻子怎么说呢?大家有没有想过,还有别的好办法吗?周仁连恩爱的妻子都舍却了,俗话说,中年丧妻,人生一大不幸,在这个时候还谈什么“伟岸”?这本来就是一件难以启口的事情,在这个时候突出什么“大丈夫”情怀又有什么意义? 三,严嵩倒台,杜鸾平反,大仇得报,周仁如何不喜?杜文学回朝,周仁真的是邀功请赏去了吗?如果看完《周仁回府》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那我真的替周仁冤枉啊!周仁面对严年的加官封赏依然保持气节,不为所动,难道会仅仅取宠于杜文学吗?这样评价周仁当时的心态是不合理的。周仁急着去见杜文学,就是因为仇人尽除,举家团圆,自己没有辜负兄长的重托,对于一个重视“节义忠信”的人来说,还能有其他比这更高尚的吗?再者,如果周仁心情沮丧,没去见杜文学,那这戏也就没办法演下去了,无巧不成书,凑巧也罢,有意安排也罢,既然成戏,自然有其合理的一面,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向有以古喻今,岂能犯以今喻古的错误呢?周仁哭坟,有情有理,遭无辜痛责,如何不冤,爱妻离去,一腔委屈更付何人?丧妻之痛,难道非得显于形色才算是有情有义吗?在以前的文章中,我已经多次阐述个周仁这个人物,一生命运坎坷,饱经风霜,做事成稳而老练,岂能仅为失去了妻子而耿耿于怀,如果周仁是这样的一个人,那他又怎么能够担当的起保兄除贼的重任呢?无端遭遇毒打,能不悲伤吗?他这个时候除了去妻子的坟前外,他还能到什么地方去?胸中的委屈和遭遇,以及对妻子的愧疚一起涌上心来,能不“放大声哭奔在贤妻墓前”吗?特殊的经历能成就一个人得失,如果周仁没有遇到这种事情,大家又从何而知呢?我也想问问朋友们,你们胸中的“大丈夫”、“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难道只有对妻子好才算是“好男人”、“大丈夫”吗?那你们的这种“大”、“好”又是以何为现呢? 当然,从上面的帖子中也能反映出一个问题,我们的传统戏中所反映的一些思想和表达的愿望,在今天已经有些不合适宜了,观众欣赏水平在提高,而我们的剧目创作却显得捉襟见肘,而好多传统剧目也不被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所接受;另一方面,我们所创作的剧目却又大多是应时、粉饰太平之类的作品,严重脱离观众。剧本是戏曲发展的基础,如果剧目建设跟不上去,那戏曲的发展就等于是穷途末路了;再者,对于传统戏曲的继承和取舍问题也变得很尖锐,这些矛盾该如何解决处理,值得我们思考。

鲜花

握手

路过

雷人

扔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中国秦腔网公众微信
联系我们
中国秦腔网QQ群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提示:一键分享本页到】 一键分享 QQ空间 QQ好友 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朋友网 复制网址 更多

QQ|手机版|站点统计|中国秦腔网 ( 陕ICP备12003179号   

GMT+8, 2019-2-20 11:54 , Processed in 1.09126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